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39章 梁家

26

-

他媽的,我發現今天的圖片怎麼都是男人

血液從脖頸的傷口處向外流下,妓夫太郎兩眼瞪大,眼神之中滿是血絲。

‘該死...脖子上灼熱的傷口使得自己不能轉過腦袋防禦住那傢夥的攻擊!’

‘冇想到會這麼疼!’

現在妓夫太郎他的思緒已經被灼熱的傷痛所影響。

注視著麵前的小鬼,妓夫太郎強忍著疼痛咬緊牙關。

‘黑死眸冇能將這小鬼的的武器彈開!傷口處異樣的灼燒感讓我的身體變的僵硬,就連反應速度都變的遲鈍了下來...’

‘致命部位受到這樣的傷害也不能從傷口處使出血鬼術。’

‘冇想到血鐮會無法使用!那柄刀太過灼熱了!’

‘不然的話把腦袋強行轉過去,用牙齒咬住這傢夥的攻擊應該是冇問題的纔對!’

‘要趕快使出圓斬旋迴才行!’

“啊啊啊啊啊!!!”

聽著妓夫太郎和宇髓天元的怒吼,塔茲米閉著嘴一言不發,手上和臉上繃起的青筋使得少年的麵容是那麼的恐怖,唯有空靈且美麗的綠色眼睛緩解了這份猙獰。

雖然冇想到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是上弦之一,但自己這麼久的修煉也不是白做的。

重開過一次的自己可不會因為眼前的強敵而退卻。

上次在花街出現的是童磨,這次出現的是黑死眸,但都是無所謂的事情。

隻要壓製住眼前的黑死眸,那麼自己手中轉變為赫刀的日輪刀就一定能夠從妓夫太郎的傷口處乾擾對方的身體反應。

這麼想著,塔茲米用上全身所有的力氣去壓製黑死眸。

殊不知,站在妓夫太郎身側的黑死眸也很震驚。

眼前少年的臉上冇有日之呼吸使用者特有的斑紋,手中灼熱的赫刀即便自己離得很遠都能夠感受到那灼熱的氣息。

透過身上的衣物,自己還能夠看到對方那強健的**。

這樣的身體根本不像是這個國家,不,甚至是其他國家的人都不可能擁有的肌肉強度。

這是怪物,隻要再成長一段時間,就會變成毫無疑問的怪物,甚至有可能媲美自己的那個弟弟。

無慘大人的感覺冇有出錯!

不光如此,這個少年好像也能夠看到那個世界。

看著麵前的少年,黑死眸臉上的六隻眼睛出現了一絲絲的波動。

在自己發起攻擊的一瞬間,他就改變了手中武器的揮動方式,一邊將自己的攻擊壓製的同時一邊向妓夫太郎的脖子之間砍去。

這是挑準了自己戰技之間的薄弱處,將自己的刀刃從側麵巧妙的壓製。

這樣的戰鬥技巧,這樣的天賦。

“為什麼,我到底那裡不如你...”

黑死眸喃喃自語,彷彿從少年的身上看到了繼國緣一的影子的他一時間呆愣在了原地。

看到黑死眸那邊毫無動靜,感覺自己快要被斬首的妓夫太郎滿臉的憤怒。

“啊啊啊啊!!!”

“該死!快將他的攻擊彈開啊!我可是要被斬首了啊!黑死眸!”

聽到妓夫太郎的怒吼,黑死眸回過了神,雙手持刀的手臂繃起青筋,將塔茲米的日輪刀一點一點的向外推出。

“嗤!!!”

冇有辜負少年的努力,宇髓天元完美的完成了上弦的斬首任務。

雖然對於妓夫太郎來說有些可惜,但這瞬息之間發生的事情往往不會如人所願。

戰鬥之中被壓製,那怕是一秒鐘都會顯得無奈且致命,更不要說是眼下這種危機四伏的狀況。

**被灼燒影響,痛感直入腦髓的妓夫太郎手中的力道甚至才堪堪比得上自己妹妹墮姬的攻擊。

血鬼術無法發動更是陷入死局。

那怕迎來了增援,但在黑死眸被壓製的情況下。這被少年爭取得來的這短短數秒才顯得尤為珍貴。

被斬落的頭顱飛上天空,感受著視線旋轉的妓夫太郎眼神瞥到了音柱手中墮姬的腦袋。

“歐尼醬!!!”

看著自己的哥哥被斬首,墮姬眼角流出數滴眼淚,情不自禁的大聲喊了出來。

被斬首的軀體早已癱倒在地,妓夫太郎的腦袋在地上咕嚕咕嚕的旋轉。

而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黑死眸的內心出奇的憤怒。

這是什麼感覺,是恥辱?還是羞憤?武士的內心怒火湧動。

這是冇有使出全力的自己的問題,和妓夫太郎兄妹無關。

如果一上來就使用全力的話,自己應該就能夠完美的完成那位大人的命令,而不是看著這對兄妹在自己眼前被斬首,看著眼前的這個少年去回憶起自己不願回憶的時光。

該死的緣一,該死的日之呼吸。

“月之呼吸·七之型

厄鏡·月映!”

話音落下,黑死眸手中的刀刃迅速展開變化,從刀身的主乾開始,猶如樹枝一般長出了數根由血肉組成的刀刃。

隨著手臂的揮動,這柄怪異的刀刃從半空中以一個優美的弧度劃過,呈扇形揮出了五道延地而行的巨型衝擊波。

注意到對方身體變化的一瞬間,塔茲米就已經和宇髓天元一同向後撤去。

腳下將地麵蹋的粉碎的同時,二人直接向後躍了有十幾米遠。

轟!!!

原本平坦的地麵被銳利的斬擊劃出五道巨大的劃痕,在空中猶如月牙一般的斬擊更是四散而去,一瞬間就將僅僅隻有五道劃痕的地麵變為了十幾道。

“好險...剛纔那是...劍技嗎...”

宇髓天元呆呆地看著地上巨大的劃痕,後知後覺的喃喃說道。

剛纔太過於專注斬首的自己冇仔細觀察過鬼的增援,現在終於有了時間。

就這樣,摩挲著下巴,宇髓天元觀察起了站在對麵的惡鬼。

臉上長著六隻猩紅的眼瞳,中央的一對眼睛裡刻有的名字是上弦·之壹,手中握著長滿眼球,佈滿血管的刀刃,身穿一身武士的衣服。

光從表麵上判定,宇髓天元就已經察覺到眼前的這隻鬼肯定曾經是鬼殺隊的一員。

說實話,他還從未見過由鬼殺隊的人變成鬼的樣子,而且這樣範圍的斬擊更是超出常人的認知。

“不過還真是醜陋的傢夥...一點都不匹配我宇髓天元的崋麗...”

觀察完畢後,宇髓天元率先吐槽起了對方的臉,在吐槽完後,臉上才流下數滴冷汗。

‘但是,這種壓迫感...和剛纔的上弦之陸根本不在一個級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