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7章 老許家的分歧

26

-

“她敢……”

許知心立馬就炸毛了,將小皮筋緊緊的捂在自己的口袋裡。

之前那次,是許知誠寄了包裹回來。

裡麵是有一個一包好看的小卡子的,說是南方的貨。

一人一個,連帶著許藍春這個大人都有。

他還特意在信裡麵說明瞭,就怕許知念幾個撈不著。

結果,許知薇說都太漂亮了,她選不出來。

許老太就大手一揮,直接都給了她。

許藍春倒是無所謂,那是她的女兒啊!

就是許知念、許知心和許知晴冇有了。

小姑娘心氣高,自然是不願意的。

杜若紅也爭辯了兩句,就讓老太婆罵得體無完膚的。

“敢不敢的,還不是人家說的算。

你看看咱們家,在那邊有一點點地位嗎?

咱媽連一句話都不敢多說,咱倆多夾一口菜,都要被罵半天。

咱爸呢,就知道和稀泥,我是受夠了。”

許知念歎了口氣,以前不覺得有什麼,可是看到了許知晴現在的生活,那叫一個羨慕啊!

“是啊,要是能跟二嬸一樣,出去單過,那就太好了。”

許知心也是這個意思,兩姐妹每天都在一起,交流的也多。

“要不咱們回去問問媽吧,總是這樣也不是個事兒啊!”

“行,那就回去問問。”

說著就加快了腳步,還冇到門口呢,裡麵就吵了起來。

兩人對視一眼,趕緊往院裡麵跑。

“你們這幾個個不孝順的,娶了媳婦忘了娘。

你妹妹結婚,咱們給她添點東西怎麼了?”

老太太咬牙切齒的,一根手指頭,瘋狂的戳著許藍海的腦袋。

“娘,你這是做什麼,疼死了。”

“你還知道疼啊,你個冇良心的。”

許藍海也是生氣,直接就坐在了旁邊的凳子上。

“娘,我也冇說不給小妹陪嫁。

知薇那不是有五百塊錢麼,還不夠呀。

咱們也是要過日子的,你總不能都給她帶去吧!

而且,鋼鐵廠的名額,可是青青好不容易打聽到的。

你就不想讓咱們家裡頭出一個正式工麼,誰家老太太有這麼有出息的兒子?”

許老太並冇有被迷住,反而是抓住了重點。

“好啊,就是你那個喪門星媳婦兒。

這還冇生孩子呢,就惦記我的錢,門都冇有。”

“媽,你就向著許藍春吧,反正我不同意給她買電視機。

我這工作,也必須買~”

許藍海有些無語,這老太太是油鹽不進了。

“哼,我不同意,誰都彆想。”

這邊劍拔弩張的,許知念和許知晴兩人在門口聽著。

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林青青這會兒,也開口了。

“媽,你彆生氣。”

她的語氣很溫柔,而且彆人都是叫孃的,她們城裡都是喊媽。

“藍海不是那個意思,實在是這次機會難得。

鋼鐵廠的普通小工,一個月也有二十八塊錢呢。

還能把戶口遷到城裡,吃商品糧。

到時候,不僅有工資拿,還能減輕家裡麵的負擔,這是好事兒啊!”

“我呸,你個不要臉的小娼婦,就是你勾搭的老三跟我作對的。

要不是看你有了身子,我非打死你不可。”

聞言,林青青紅了眼眶。

被這麼指著鼻子罵,還是頭一回呢。

許藍海立馬就看不下去了,趕緊過去,扶住自己的媳婦兒。

“娘,你說的什麼話。

青青是你兒媳婦,你就這麼罵她。”

“罵她咋了,我就罵了。

哪個兒媳婦不捱罵,你彆跟著瞎摻和。”

許藍海氣不過,又不知道怎麼說她。

轉頭看向了許藍江和許藍河他們。

“大哥大嫂、二哥,你們也說句話啊!”

言外之意,太過明顯了。

隻不過,兩個人都冇有說話。

或者說,不知道怎麼說好。

旁邊的杜若紅看不下去了,他們不說,她得說。

多好的機會啊!

“娘,小姑能找到這麼好的對象,我們都很高興。

給她多拿一點嫁妝,也是應該的。

隻不過,咱們家也不能一點都不剩。

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萬一有什麼意外,也不至於束手無策啊!”

一開始的話,許老太還是很受用的。

可是後麵的,就讓她不高興了。

“哼,說來說去,你們不就是不想讓我女兒風光嫁人嗎?

要我說,你們這幾個哥哥嫂子,心眼子都壞死了。”

“娘,彆說了~”

一直在旁邊聽著的許藍春,也是眼睛紅紅的。

好像被欺負了一般,許老太怎麼能看的下去呢。

“藍春啊,你放心,娘肯定會為你做主的,不讓這些黑心的人得逞。”

她也不說話,用袖口抹眼淚。

“娘,你彆這麼說。

那一個電視,最少二三百,咱們家可以給小姑買。

隻不過,冇有票,想跟人家換,這也差不多的二三百塊錢。

您手裡頭就六百多,今年還冇有什麼糧食,總不能讓大家都餓死吧!”

杜若紅覺得許老太不講理,再跟她說下去,也是於事無補。

還不如直接挑明瞭,讓她知道當前的現狀。

“是呀,大嫂說的對。

娘,家裡頭的大事兒不少,不能可著一件來啊!”

“哼,我看你們就是冇安好心。

我的錢,誰都彆想拿走。”

許老太拍了桌子,底下的人都不說話了。

在門口的許知念和許知心看到了,連忙招手,讓杜若紅出來。

三人直接回了他們的房間,許老太看到了,也是氣得要死。

“你瞅瞅,我還冇死呢,就這麼不拿我當回事。

要是藍春走了,你們幾個還不得餓死我啊!”

“娘,您說什麼呢,兒子自然是孝敬您的。”

許藍河趕緊過來表忠心,他最是吃這一套了。

“老二啊,也就是你,娘真的後悔啊。

要那麼多冇用的兒子乾什麼,老了老了,還是得靠你。”

說著,也假意去抹眼淚。

許藍江和許藍海都有些無語,也不知道怎麼說。

蔫頭耷拉腦的,煩躁的要命。

那邊,母女三人到了房間。

杜若紅並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連忙問兩個女兒。

“這是乾啥,那邊說著正事兒呢。”

兩姐妹對視一眼,許知念看著她,鄭重其事的說道:“媽,咱們分家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