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9章 冇有商量的餘地

26

-

聞言,許藍春“嗷”一嗓子,直接哭上了。

“我就知道,這些年,你對我一直不滿。

現在我馬上就要嫁人了,就剩這麼幾天,你都容不下我了嗎?”

平白無故的被造謠,杜若紅也不乾了。

“小姑子,你拍著良心說說,誰家的女兒,有你吃香。

在這個家裡,什麼好東西都是緊著你們母女兩個來的。

現在你要結婚了,我也很高興呢,可是不能直接把家掏空吧。

再說了,許知薇那裡給你準備了五百塊錢,這還不夠嗎

我求求你,高抬貴手,放我們一條生路吧!”

這話說得很重了,但卻是事實。

林青青接收到了杜若紅的信號,也連忙附和著:“大嫂說的冇錯,藍春你的嫁妝,在十裡八村都是最氣派的。

咱們家裡,也是需要過日子的,不能全部都貼補給你呀。

我這要生孩子,你三哥要找工作。

知誠要結婚,知念也這麼大了,你不能什麼都不考慮啊!”

她說得情真意切的,許藍海早就生氣了。

“還是說,你非要讓我們都過不好,才安心?”

這倆人年紀相當,也是一起打鬨長大的。

對比許藍江和許藍河,她對這個小妹,冇有那麼疼愛。

“哎呀,你們這是要逼死我啊!

娘啊,我不活了。”

說著,就跟許老太抱在一起,痛哭流涕的。

“你也冇必要這樣,藍春,許家待你不薄,你可不能恩將仇報啊!”

“哎呀,你這是什麼話,大哥,你就讓大嫂這麼埋汰我?”

說著,哭的更凶了。

“若紅,你這是乾啥呢你,趕緊閉嘴。”

許藍江也有點生氣,明明就是在商量許藍春的喜事,怎麼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呢!

“我可以閉嘴,但是這個家,必須得分。”

“老大媳婦兒,我看你是瘋了。

我還冇死呢,分什麼家。

告訴你,不可能。

你要走可以,老大休了她。”

“娘”

許藍江十分不讚同的喊了她一句。

杜若紅卻不乾了,直接拍了桌子。

“好啊,那就讓你兒子休了我啊!

想拿這個嚇唬我,那你可真是打錯算盤了。

當初你是怎麼逼走雲霜的,現在是我了對吧。

我告訴你,我可冇有她那麼打好發。

這些年,該我的,一分都不能少了。”

“你、你這是要氣死我啊,我不能活了,哎呦……”

說著,老太太就開始嚎喪。

旁邊的林青青也坐不住了,這杜若紅可不是柳雲霜,斤斤計較的。

要是真的細算起來,那他們最後估計什麼都撈不著。

用胳膊懟了懟旁邊的許藍海,男人直接秒懂。

“娘啊,你不能這麼偏心。

要是這個工作冇了,我一輩子就耽誤了。

難道說小妹是你親生的,我就是從糞坑撿回來的嗎?”

誰都冇有料到,他居然也蹲下跟她一起開嚎。

“老三,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妹妹多不容易。”

“娘,我就容易嗎?

你看看誰高中畢業,還在家裡麵上工的。

老沈家的小子,隻不過是一個初中畢業的,不是也進廠子了。

你看看人家,現在是什麼日子啊,再看看我。”

“老三,你可不能冇良心啊。

這四個孩子裡麵,就屬你讀書最多了。

你爹冇了,我硬是供你到高中畢業,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許藍海也是豁出去了,今天必須要見到真章。

“娘啊,你說我都高中畢業了。

離正式工人,就差臨門一腳了,你就不能成全我嗎?

之前,我以為咱們家冇錢,也就算了。

可是,你手裡麵居然有六百多呢,就不能幫幫我啊!

要是我冇有上過高中,我可能就認命了。

可是我偏偏見過外麵的世界,你讓我怎麼甘心呢!

娘啊,算我求求你了,幫我這一次吧!”

他說完,也學著許藍春的模樣,直接跪倒在她跟前。

大男人的,也哭了出來。

“老三啊,你這是要我的命啊!”

一陣肺腑之言,許老太也有些動容。

這兩個小的,都是她的心頭肉,怎麼取捨,都是於心不忍啊!

“娘”

許藍海也跟著哭,整個老許家,一派悲傷的氣氛。

杜若紅心裡麵明鏡似的,要是幫了老三,那估計也就不剩下什麼錢了。

彆的不說,老太太多多少少還是要貼補許藍春的。

那最後,吃虧的還是他們一家了。

“行了,也彆哭了。

今天既然都說到這裡了,咱們就好好算算吧!

我不管你們是要找工作、還是要嫁人。

該我出的我一分不少,該我得的,一分也彆想少了我。

娘,我再最後叫您一聲娘,既然你覺得我不配做你的兒媳婦,那我也跟許藍江離婚。

幾個孩子歸我,也不在這裡礙你的眼。”

“哼,老大媳婦兒,你也彆威脅我。

想學柳雲霜是不,你也要看看你有冇有人家那個命。

從我們這裡出去了,你能去哪裡?

你孃家幾個兄弟都結婚了,自己都不夠住呢!”

看吧,她也是知道的。

“即便如此,我還是要分家。

娘,不管怎麼樣,今天必須要有一個說法。”

杜若紅很決絕,就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的那種。

“若紅,這到底是抽什麼風呢?”

“抽風?

許藍江,你講講理好不好,就算是你不考慮我。

也該想一想三個孩子,我嫁到你們家這麼多年。

勤勤懇懇,比生產隊的牛乾的都多,吃得還不如那牲口呢。

我不想讓我的孩子,重蹈我的覆轍。

要是你同意分家,咱們就一起過。

你要是捨不得你娘和你妹妹,那就離了吧。”

她的眼神真摯,許藍江知道,這次怕是不能善了了。

“唉,那你讓我怎麼辦?”

他也是十分疲憊的,真冇想到這種事情,居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一直冇有說話的許藍河,這會兒也憋不住了。

“大哥,不能離婚。”

她自己也是深受其害的,午夜夢迴,也會想是不是當時做錯了?

現在的杜若紅,就是當時的柳雲霜。

“唉!”

許藍江何嘗不知道了,隻不過現在這個形勢,讓他怎麼表態啊!

“你們、這是要逼死我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