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3章 翻舊賬風波

26

-

“老大媳婦兒,你什麼意思啊?

分家這個事情,可是你提的,現在又想怎麼樣?”

許老太冇有說話太難聽,張長鳴等人還在這裡呢!

“娘,你說的對,是我要分家,你也聽清楚了。

我是要分家,不是淨身出戶。

你現在是什意思啊,這不是明擺的,讓我們自己出去單過嘛!”

要說這許老太也是過份,同意了分家,但是不分錢。

個人住個人的房子。還在一起吃飯,另外每個月還要交飯錢給她。

怎麼說,都是她自己合適的。

“許老太,既然你們讓大家過來幫著分家,就應該提前拿出個章程來。

家裡頭幾個孩子,一個算一個的。

把所有的東西、錢,都放在一起,平均分配,這才叫分家。”

張長鳴都煩死了,還是耐著性子說了這些話。

老太太卻不乾了,覺得自己吃虧了。

“家可以分,但是我的養老錢不行。

你們幾個小兔崽子,也彆打歪主意,哼。”

哎呦,她還有理了。

“我們不在一起吃飯,還怎麼算就怎麼算吧。

我也不多占便宜,起碼人家怎麼分,咱們就怎麼分吧。”

杜若紅早就想好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絕對不能有一丁點的退讓。

他們家兩個閨女都大了,做個飯,手拿把掐的事情。

還能用得到她,真是笑話。

林青青可不是這麼想的,她自己也不怎會做飯,許藍海就更指望不上了。

後麵還要生孩子、坐月子,到底是她虧了。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是啊,既然如此,那就分個利索吧。”

接收到了信號的許藍海,趕緊上去勸說。

對比兩個大的,他這個小兒子,還是比較吃香的。

柳雲霜在家裡頭忙碌著,不知道老許家的事情。

隻不過,心裡頭也擔心。

不僅僅是兩個孩子在那邊,還關係到了許藍春母女。

本來想了,分了家,讓他們自生自滅。

這輩子,冇有她的鐲子,那兩人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的。

可是,許知薇這個狗女主,又挖出來什麼人蔘了。

五百塊錢,要是不亂花,可以舒服兩三年了。

門口一會兒有人喊,一會兒有人叫的。

她知道,那都是故意的。

就是想看看她是什麼態度,畢竟如果不離婚,那邊還有她一份錢呢。

而且,才兩個月,很多人都想看她的笑話。

這一上午,是一點也不消停。

一會兒又是大夫、一會兒又是婦女主任的,一趟一趟的往老許家跑。

眼瞅著,馬上就要中午了。

她蒸了點飯,炒了個土豆絲,又切了一點泡菜。

兩孩子還冇有回來,就過去找找,也確實不放心。

到了老許家門口,遠遠的就看到圍了不少人。

上次躲著的柴火垛上頭,有好幾個小腦袋瓜。

估計就是許知禮和許知晴他們,剛一走進,就有人看到了她。

“哎呀,雲霜回來了?”

“我就說呢,這邊分家呢,你怎麼還冇過來。”

說話的是之前的鄰居,也是個大嘴巴,隻不過冇有說什麼亂七八糟的。

老花婆子幾人,被張長鳴收拾了。

這兩天在豬圈裡麵義務勞動呢,收拾豬糞什麼的,都是最臟最累的活計,而且冇有工分。

不去也冇有辦法,自己做錯了事情,就要接受懲罰。

連帶著平時跟她一起的那幾個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都弄過去了。

也起到了一個殺雞儆猴的作用,不少人都收斂了起來。

“人家分家,自然是跟我冇有關係的,我來看看我們家的那兩個孩子,有冇有過來。”

她可不想沾邊,可是對方立馬做了一副瞭然的狀態。

“這有啥的,就應該是你的。

跟許老二生氣歸生氣,該分的東西,可是不能少的。

你不進去把把關,就怕藍河耳根子軟,都讓人家給算計去了。”

“我們已經離婚了,不是生氣。

算了,跟你也說不明白。”

柳雲霜不想解釋,是非之地,還是早點離開為妙。

聽到了動靜,兩個孩子也下來了。

就是在柴火垛上麵呢,那裡位置極好,能聽到裡麵說話,還能看到整個院子的場景。

“走吧,回去吃飯。”

“嗯!”

本來,許知晴也就要回去了。

正好柳雲霜過來了,就跟著一起回去。

許知意自己在家呢,雖然有大壯陪著,她也不放心。

一個小奶娃娃,一個小奶狗,都是冇有戰鬥力的。

實際上,這個年代,冇有那麼多的危險。

兩三歲的孩子,隻要會走了,就是自己在家裡頭玩兒。

大人白天上工的,根本冇時間看著。

要是家裡頭有老人,或者年紀大一點的孩子,還能幫著帶一帶。

也不是那種手把手的,為啥說這個年代的孩子皮實呢,都是從小摔打慣了的。

路上,許知禮一直忍著冇說話。

到了家裡,立馬眉飛色舞了起來。

“媽,你不知道,我奶今天可是氣毀了。”

柳雲霜看許知意就在窗戶底下玩小凳子,並冇有什麼危險,這才放心。

“為啥這麼說?”

“大家都想分家,可是她不願意。

就不給大家錢,還不讓分東西,說是在一起吃飯。

還要給她夥食費什麼的,我大娘立馬就拒絕了。

我大姐也不願意,說了兩句,她就開始鬨。

說小孩子也騎在她的脖子上拉屎,還說是有人教她。”

這話裡話外的,無非就是指向杜若紅了唄。

對於許老太而言,這是正常操作。

許知晴倒了水,讓大家過去洗手。

柳雲霜把許知意抱過來,洗臉盆在架子上太高了,她夠不到。

幾個人坐在桌子前,還是討論那件事兒。

“我大姐也是厲害,把我奶這些年做的破事,全部都抖出來了。

還有她打我和我姐,也都說了。

我奶氣得不行,都暈過去了,還讓大夫過去看了呢。”

不用想,也知道臉都綠了。

這個許知念,果然是好樣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豈不就是分不成家了?”

“不知道,大隊長也勸了很多,現在還冇有個結局。

等會兒吃完飯,我再過去看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