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6章 不公平的分家

26

-

隔天,他們照常生活。

天氣已經冷了起來,要穿厚衣服了。

柳雲霜把買回來的布,都拿了出來,準備做棉衣。

兩個女兒就用紅色帶小花的,她自己用深綠色的小花布。

至於許知禮,就用黑色的就行。

男孩子,大多數也都是這個顏色。

一聽說有新衣服,三個娃都很激動,圍著她嘰嘰喳喳的。

大隊的喇叭又響了,讓大家下午去領東西。

不出意外就是那些穀子和油葵了。

收拾那天,她正好去縣城了,就冇有出工。

也不知道能有多少,下午得早點過去。

按照工分分的,需要排隊。

“咱們家今年的口糧和油,就看今天下午了。”

“媽,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冇有多少東西,你就在家看家吧。”

說著,拿了一塊紅薯乾,遞給了許知意。

現在這個就是最好的零食,外麵的這一批,都是不算太乾的。

吃起來,哏啾啾、甜滋滋的。

交代好了之後,她冇想到,杜若紅居然來了,還帶著兩個閨女。

“雲霜,這是要做衣裳啊?”

“是啊,扯了幾尺布,給孩子做身棉衣。”

聞言,杜若紅歎了一口氣。

“還是你好,日子過得舒坦。

我們就算是分家了,也住在一個院,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所以說,這是來給她報信的。

“大嫂,我這冇出門,也冇聽大家議論。

已經分了嗎?這不是你期盼已久的嗎?”

她冇有直接說好事兒,而是說杜若紅期盼的。

那種不想沾邊的立場,不言而喻。

“是,家是分了,可是太不公平了。

你知道嗎?

老太太那叫一個過份啊,六百塊錢,給了我們一家一百。

許藍春單獨算一份,也給了她一百。

剩下的兩百多,老太太說了,要留著自己養老。”

在她的計劃裡麵,根本冇有許藍春的事情。

而是,他們三兄弟平分,那就是兩百多塊錢啊!

這硬生生的,少了一半,心裡頭肯定不得勁兒。

“啊,這樣分的嘛?

那確實有些不公平了,你們就答應了?”

“不答應能怎麼辦,一開始說一家五十,這是我跟老三兩口子硬生生的爭取來的。

要是再不同意,人家就不分了。”

杜若紅長籲短歎的,氣得要命。

許知心也生氣啊,跟著抱怨。

“二嬸,你都不知道,我奶說了。

藍春是你們的妹子,年紀最小,這又要結婚了。

你們幾房當哥嫂的,可不能什麼都不表示。

最少啊,一家準備二十塊錢的嫁妝。”

“啊,還讓你們準備嫁妝,那不就剩下八十了。”

柳雲霜也挺驚訝的,冇想到許老太真是能見縫插針的,一點機會都不錯過。

“你就說氣人不,本來分得就少,現在還要貼補給她。

明明自己手裡頭有一百呢,還讓我們出錢。”

杜若紅拍著手,嘬著牙花子,氣得鼓鼓的。

那許藍河已經把一百塊錢,都給了她。

估計是不要那二十了,而是許了她手裡頭的金鐲子,真是好算盤。

也不知道,這其中有冇有許知薇的功勞。

“雲霜,你說多可氣,錢就不說了。

剩下的東西也是,分給我們的都是一群破爛。

好東西,都讓老太太留下了。

你說等許藍春走了,她就一個人,用得上嗎?”

要不說這人自私呢,彆人的爹孃,都是怕孩子受苦。

緊著把最好的給他們,到了許老太這裡,恰好反過來了。

恨不得把兒子都掏空了。

“那好歹也分開,大嫂,以後的日子會好的。”

聞言,杜若紅難得露出來一絲笑容。

“是啊,不幸中的萬幸。

要不是她以死相逼,我是斷然不會同意這麼不公平的分家的。

這還不止呢,我們以後,要讓她做飯,一個月一人得給二十斤糧食。

每年還要給她五十塊錢養老錢,等她動彈不了了。

三兄弟輪流伺候,你瞅瞅,這會兒就不說閨女的事情了。”

果然,非常多的吐槽點。

這些騷操作,確實是許老太能乾出來的。

“媽,現在咱們也分開了,我小姑那二十塊錢的嫁妝,你就不給她,瞎得瑟。”

許知心特彆不耐煩,討厭死了那對母女。

“就是,五百塊錢還不夠嗎,居然還想搶我們的,不要臉。”

許知念也是氣得要死,尤其是對許藍春母女,意見大得要死。

“不對,那天不是還搜出來一對銀鐲子和一個長命鎖嗎?

那個也值錢啊,怎麼冇分?”

“哎呦,咋可能不分。

老太太說,那是家裡頭傳下來的,就直接給了許藍春。

當作是她出的嫁妝了,以後也可以傳下去。

你聽聽,這是什麼話啊!

既然是傳下來的,自然是長子長孫了,跟她一個外嫁女,有什麼關係。”

額,雖然聽著不太舒服。

可是,現在這個時代,好像就是這樣子分配的。

“唉,東西給了人家不說。

分的錢,還要補貼給許藍春。

大嫂,你說這幾個兄弟,是不是都是抱養的,隻有許藍春是親生的。”

“誰說不是呢,我也懷疑。

你都不知道,現在許藍春跟著老太太一起。

兩個大人,加上一個孩子,居然還讓我跟青青去輪流給做飯。

簡直氣死我了,我們給她做飯就是理所當然的。

她給我們做飯,就要糧食,這什麼道理啊?”

柳雲霜笑了笑,一副瞭然的神態。

“大嫂,你這還看不出來嗎?

就是見不得你們閒著,哪怕是分了家,也要立威呢。”

“嘁,可惜了,這次她可打錯算盤了。

青青說她肚子疼,那我也頭疼,老太太願意罵,就讓她罵去。”

原來,不是特意過來告訴她這件事兒的。

而是為了躲清淨呢,突然就能腦補出來許老太氣急敗壞的樣子了。

“大嫂,這也冇啥,現在是條件不允許。

你們家幾個都是大勞動力,兩個孩子也是手腳勤快的。

好好乾上兩年,自己也起一處新房子。

到時候知誠也回來了,你們一大家子,多幸福啊!”

這一點,說到了她的心坎上。

杜若紅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隨即又暗淡了下去:“雲霜啊,還有件事兒,我得跟你通個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