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8章 他以為是鬨著玩的

26

-

看似風輕雲淡的一句問話,實際上卻有點緊張。

想知道答案,又害怕知道答案。

“柳雲霜,你乾啥呢?”

聞言,周圍的人都跟著回頭了。

許藍河一臉鐵青的過來了,同行的還有許藍江和許藍海兩人。

杜若紅帶著許知念和許知心也來了,這都是有工分的。

因為張長鳴下了命令,必須本人親自到場,才能把東西領走。

柳雲霜直接翻了一個白眼,轉了過去。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是不想搭理他。

“我跟你說話,你冇有聽見嗎?”

說著,就要上來扯她的胳膊。

“你乾啥呢?”

柳雲霜下意識的躲了一下,後麵的李國峰也不乾了。

這下子,許藍河更加生氣了。

“你們、你們這是啥意思?”

雖然非常生氣,又極力隱忍著。

那老實人被逼無奈的情景,做得十成十。

“什麼啥意思,看不慣你而已。

有話就說,動手乾什麼?”

她冇想到,李國峰居然會為了她出頭。

“雲霜,你們兩個什麼關係?”

許藍河冇理他,反而赤紅著眼睛,問了一句。

原來是誤會了,真是搞笑。

“自然是實打實的革命關係了,許藍河,你搞搞清楚。

我的事兒,輪不著你操心。

就算跟任何人有關係,也跟你沒關係。”

她的臉色不太好,旁邊的人,也是存了吃瓜的心思。

“你、你翻臉不認人是吧。”

“嗬嗬,這話說的,你在我這還有什麼臉。

話早就跟你說清楚了,咱們沒關係了,沒關係了懂不懂。

今天這麼多人,你就過來發瘋,我看不要臉的人是你吧。”

柳雲霜的反感,大傢夥都看在眼裡頭。

這話說得過份,也確實是事實。

反正,她是一點麵子都不給許藍河了。

知人知麵不知心的狗比玩意兒!

“二嫂,你怎麼能這麼說話。

我二哥也是在乎你啊,看到你跟彆的男人有說有笑的,他怎麼能受得了。”

許藍海這兩天正想跟許老二借錢呢,這會兒也趁機刷一波好感。

“誰是你二嫂啊,麻煩叫我柳雲霜同誌。

跟你也不是很熟,彆套近乎了。”

她這麼一奚落,周圍有好幾個人捂嘴偷笑。

許藍海哪裡受得了,立馬就急眼了。

“你彆以為你伶牙俐齒的,就隨便糊弄過去了。

我二哥還在這裡呢,你就應該老老實實的。”

“媽呀,大清都亡了這麼久了,你的腦子還被裹著小腳呢?

我跟許老二離婚了,什麼叫離婚。

就是過不下去了,分開了,以後婚嫁自由,各不相乾,你懂不懂啊,高中生?”

柳雲霜故意這樣叫他,一直引以為傲的資本,成了人家嘲笑的話柄。

許藍海是真的生氣了。

“所以,你就整天勾三搭四的?”

“我勾搭你媽啦?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勾搭了,原來你不是腦子不好使,眼神也有問題。

嘴也不行,叭叭叭的一句人話不說。

今天要是說不出個三二一來,我剁了你個雜碎。”

聞言,大傢夥也想到了之前她拿刀砍傷許藍河的事情。

一時間,都離的遠遠的,就怕被波及。

畢竟,這個女人是真的敢動手啊!

“你粗鄙,剛纔我們明明看到了,你跟李國峰說啥呢?”

“我靠,我們說啥跟你有啥關係。

你看到我們有一點逾矩了嗎?”

許藍海彷彿是抓住了柳雲霜的小尾巴一樣,瞬間就神氣了起來。

“既然冇什麼,那你為啥不敢告訴大家呢?”

嘁,就這點段位,真是弱死了。

“那你昨天晚上跟林青青說啥了,敢不敢跟大家說一說。”

“哈哈哈……”

“就是啊,你們兩口子在被窩子裡麵說啥了。

也說出來,讓大傢夥樂嗬樂嗬。”

柳雲霜的話,得到了周圍人的聲援。

這些都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自然也喜歡八卦。

“你彆太過分了……”

終於有人聽不下去了,就是排在她前麵的李大娘。

“許家幾個小子,你們過份了纔是。

剛纔我就在這,聽得清清楚楚的。

人家說了集上賣東西的事情,這李國峰想讓雲霜陪他姐去買身衣裳。

人家要相親呢,順便打聽了一下雲霜的想法。

這多正常啊,你們就不要冇事找事兒了。”

李大娘說完,對著柳雲霜和善的一笑。

“啥,冇啥事,他打聽那些做什麼,明顯就是,有企圖的。”

許藍河看著李國峰,眼裡頭的怒火已經控製不住了。

“唉,許老二呀!

你們都離婚了,大傢夥都知道前因後果。

這麼好的媳婦兒,是你自己不要的。

就算是人家有了新的對象,也跟你冇有關係啊!

這做人,得講理。”

“是啊,什麼玩意兒。”

“我就說這不是個老實的,整天裝的跟自己受了委屈一樣。”

……

底下的議論聲,一浪高過一浪,許藍河有些受不了了。

“不是的,不是的,我們隻不過是生氣了。

過一段時間就好了,她不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的,彆在這裡自欺欺人了。

自從你跟我離婚那天開始,咱們就沒關係了。

你,還有你娘、你妹,一次又一次的過來給我找事兒。

我是有多下賤,纔會等著跟你和好啊!

告訴你,死了這條心吧。

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可能再多看你一眼。”

她這話說得十分陰狠毒辣,旁邊的人也跟著倒吸一口涼氣。

看來,這兩人是絕對不能和好了。

許藍河也有些害怕,甚至是不知所措。

“雲霜,你知道的,我不是想跟你離婚的。

是娘說的,她……”

“行了,閉嘴吧,我不想聽你再說什麼。

我小女兒才兩歲,就已經斷奶了。

既然你這麼聽你孃的話,就守著她過一輩子吧。”

說完,直接轉了過去。

不管這邊人是什麼表情,安心的排隊。

許藍河還想說什麼,讓杜若紅給攔下了。

“老二,差不多行了。

雲霜娘幾個生活多苦啊,人家都能堅持下來。

總不能日子剛有點起色,你就巴巴的貼過去吧。

女人也能頂起來半邊天,這件事到底是你自己冇有主意,怨不得旁人。”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