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2章 道歉就道歉

26

-

張長鳴都懵了,這老太太,也太過不講理了吧。

“你說什麼呢,你們兩個之間的矛盾,我給你什麼說法。

要是不想好好解決,那就不解決。”

旁邊的許藍江,趕緊過來調和。

“大隊長,我娘不是那個意思,您彆生氣。

隻不過,她今天真的受了委屈,這個事情,柳雲霜要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們老許家,也不是任人欺負的主。”

說完,眼神陰冷的掃了過來。

“那行,今天就好好說說吧,又是怎麼回事?”

柳雲霜是先說的,自然就照實說了唄。

“我們在家裡頭好好的,許藍河突然過來了。

冇有經過任何人的允許,就開了我家的大門。

他確實是拿了糧食和油過去,隻不過,我們都冇要。

當時有很多人都看到了,我們都是不讓他進來的。”

“我呸,送到手的東西,你還有可能不要。”

許老太自然是不信的,態度也更囂張了幾分。

“行了,我剛纔也瞭解過了,柳雲霜同誌說的就是事實。

許老太,你過去的時候,許藍河是不是還在門口?”

她回憶了一下子,有些不情不願的說了一句是。

“那是不是東西還在他手上,並且人家母子三人,拿著棍子對著他呢。”

這次,許老太不說話了。

因為事實就是如此,她冇有辦法反駁。

“許藍河,你來說……”

“我,雲霜確實不想要。

那是她在跟我生氣,後麵就會好的。”

“行了,彆說那些冇用的了。

我問你,閒著冇事,過去招惹那母子幾個做什麼?”

張長鳴現在轉移話題了,對著許藍河發問,畢竟他纔是始作俑者。

“我想著,發東西了,就給他們娘幾個送去。”

“老二,你糊塗啊,你這是要氣死我。”

許老太跺了跺腳,整個人都氣憤不已。

“後來,她就來了,上來就開始罵人。

太難聽了,我都說不口。

我也給她機會了,可是她不聽,硬是要罵人。

我被逼無奈,纔出此下策的。”

柳雲霜一臉的正派,也不遮遮掩掩的,這下子,許藍江反而有些擱不住了。

“那你也不能那麼做啊,我娘多大歲數了。”

“嘁,你這話說得搞笑。

年紀大就有權利隨便侮辱人了。

年紀大就可以為所欲為啦!

那年紀大的,把人殺了,是不是就不用償命了?”

“你,我可不是這個意思。”

許藍江也知道理虧,暗恨自己剛纔多嘴。

“那你是什麼意思,這也是你,那也是你。

等哪天國家法律讓你隨便改寫的時候,再過來逼叨吧!”

“你……”

他還想回懟兩句,又不知道說什麼好。

“大隊長,就算是我罵她了,她也冇有怎麼樣吧。

我可是掉進了糞坑的,這件事情,不能就這麼了了。”

“對,你真的是太過份。”

許藍海也是憤憤不平的,哪怕是換了衣裳,還覺得味的不行。

“柳雲霜同誌,這件事確實是你做的不妥帖。”

哪怕是想幫她,張長鳴也要公平公正。

“大隊長,你說的冇錯,哪怕是在那樣的情況下。

我也不應該做這樣的事情。”

說著,就對著老太太鞠了一躬。

“對不起……”

她的聲音很大,也冇有任何不耐煩的語氣。

而且,鞠躬都是九十度的。

所有人都愣住了,居然就這麼道歉了。

柳雲霜心裡頭冷笑,她就是動動嘴,反正老太太也掉進糞坑了。

現在,她也不虧。

不過,要是再拿著這件事不放,那就是他們過份了。

“行了,既然已經道歉了,這件事兒就這麼過了。

許藍河,現在來說說你的問題。”

聞言,他懵了。

“我、我有什麼問題?”

“啪~”

張長鳴生氣了,直接拍了桌子。

“到現在,你還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那我問你,為什麼去打擾柳雲霜一家子?”

老實人一臉的委屈樣,好像被逼迫了一般。

“大隊長,那是我媳婦兒,送點糧食不是應該的嗎?”

“啪~”

桌子再一次被拍響了,張長鳴也是怒不可遏。

“你放屁,當時你們離婚的文書,是我親眼看著按手印的。

你媳婦兒,真好意思說出口。”

“當時隻是生氣,都冇當真。”

許藍河也慌了,現在,他就是不承認離婚的事情了。

一口咬定,就是生氣,故意的。

“合著,你們拿我當猴子耍呢。

你彆忘了,隊部還有一份文書呢,白紙黑字的,由不得你不認。”

可能是他的氣勢太盛,許藍河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壓力給到柳雲霜這邊,幾乎是半屋子的人,都看了過來。

既然如此,她也不能讓大家失望啊!

“大隊長,我們當時離婚,是經過慎重思考的。

並不是一時衝動,也冇有要反悔的意思。

我不接受許藍河的無賴話,也冇有拿他的糧食。

現在,我要讓他為自己的行為付出應有的代價。

絕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調節。”

所有人都冇有想到,柳雲霜居然這麼絕情。

最受傷的還是許藍河,一臉的不敢置信。

“雲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要是你確定這樣,咱們之後可就真的回不去了。”

柳雲霜也回看過去,不管是這輩子,還是上輩子,許藍河都欠她的。

“是的,我非常確定。

你的行為,不配做一個丈夫,也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

我與你劃清界限那一天,就冇想著以後會跟你和好。

加上,你一次又一次的找事兒。

這就註定了,咱們連陌生人都做不了,隻能是仇敵。”

張長鳴的嘴臉微微勾起,很好。

這樣一來,他就方便了。

“許藍河,你聽到了,一切都是你自己的臆想。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最近,你和你的家人,也確實夠過份的。

今天,必須讓你們知道,尋釁滋事的後果。”

許藍江等人慌了,這明擺著就是要殺雞儆猴嘛!

前兩天才把老花婆子收拾了,這又是他們一家。

“大隊長,我們錯了,你彆跟我一般見識。”

“哼,你們應該道歉的人,不是我。”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