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3章 抓住許藍春

26

-

下一刻。

秦芒柔軟纖細的手臂已經纏繞了上來。

紅唇微微張,用貝齒去解他扣得一絲不苟的領口鈕釦,偶爾不經意劃過賀泠霽起伏的喉結。

靡軟模糊的聲線拉長了幾分:

“賀總~”

“角色扮演~”

“玩嗎?”

第17章

疤痕體質

十秒。

二十秒。

三十秒。

秦芒指尖不自覺地攀上男人肩膀,鼻尖那顆妖冶蠱惑的小紅痣,不知無意,還是有意,一下一下,摩挲著男人線條清晰完美的下顎線。

她本就潤澤漂亮的唇,因為與布料摩擦的緣故,開始泛著靡麗的紅。

重點是——

咬了半天。

那顆釦子還是紋絲不動。

“……”

就很尷尬。

秦芒掀睫悄悄地看了眼——

隔著薄薄的鏡片,入目便對上男人那雙含笑的幽瞳。

“角色扮演?”

男人長指似無意拂過她的唇角,解放出自己的鈕釦,終於開了口。

清冽的聲線在寂靜潮濕空氣中,氤氳起薄霧般的戲謔笑音,“嗯,難道賀太太扮演得是……牙口不好的小狗?”

秦芒原本如美女蛇般妖嬈窈窕的身子,因為這話,差點頃刻間破功。

“你他……”媽的。

好不容易學了句很臟很臟的話,她還冇罵出來,

才溢位了兩個字,腦子裏警鈴大作,響起孟庭那句魔音貫耳的‘哪個社畜不是負重前行’,以及在片場時對手戲一遍一遍的卡,一遍一遍的入不了戲,耽誤劇組進度。

秦芒向來驕傲,‘自身不行’纔是她不能忍受的。

總之,一切都是入戲,為了演藝事業,小小的困難算得了什麽!

她輕輕呼吸,漂亮眸子裏麵的小情緒逐漸褪去,重新恢複烏黑剔透,以及——執著。

再忍忍。

大不了回頭多敲幾下木魚。

釦子還是要解的。

秦芒指尖拂過手臂上掛著的那件布料堅硬的軍閥裝。

跟賀泠霽這一本正經的襯衣,怎麽都不搭。

下一刻。

她忽而伸出小狼爪用力把那顆已經搖搖欲墜的襯衣釦子扯下來。

滿臉無辜:“釦子……有點緊。”

“現在不就解開了。”

出乎意料的動作,賀泠霽始料未及。

一絲不苟的襯衣,略略散開,膚色冷白的鎖骨若隱若現,本就清冷矜貴的氣質,平添了幾分不羈意味。

那股子睥睨野性的氣場瞬間打開。

對對對!

就是這個感覺!

秦芒想到自己的目的,連忙給他披上拿了一晚上的複古軍閥裝。又把高挺鼻梁上的細框眼鏡拿掉。

摸著下巴,滿意地點點頭:

“終於有那味兒了。”

“什麽味兒?”

秦芒貼貼:“當然是軍閥大佬和他的美貌小嬌妻啊。”

她宣佈,“這就是我們角色扮演的內容。”

深城夜晚,外麵也是悶熱的。

尤其是如今逼近八月。

秦芒這一厚重的軍閥裝披下來,饒是賀泠霽不怕熱的體質,也覺出了幾分沉重。

“還有劇本。”

“我拿……”給你。

話音未落,原本搭在賀泠霽肩膀上的衣服,輕輕地糊到了秦芒頭上。

一瞬間,視線消失。

賀泠霽輕鬆了幾分,越過她徑自往室內而去,留下個意味不明的一句,“小嬌妻,外麵不熱嗎。”

當然熱!

秦芒快要熱死了。

又得當一個合格‘望夫石’,甚至連她的獅子小風扇都冇帶,生怕錯過了他。

秦芒掀開蒙在自己臉上的戲服,難得冇有生氣,像是個小尾巴似的,抱著衣服,追在賀泠霽身後進了門。

女子纖腰薄骨,拉出長而曼妙的影子,與男人挺拔玉立的身影,慢慢交融。

“賀總?”

“玩不玩呀~”

隨著房門開啟的聲音。

伴隨著賀泠霽似是含著低啞笑痕的音節,“賀太太盛情相邀。”

一字一句:“當然、玩呀。”

男人那句近乎玩味的‘玩’字尾音在耳畔勾纏繚繞著,像是能鑽進人的心尖。

……

頂樓露台,與上次來的時候不同,科技感極強的拱形棚頂關閉,形成一個密閉的空間,特殊星空頂的設計。

錯位空間與視覺效果強到,秦芒仰頭時,總擔心那一顆顆閃爍的星星,幾欲墜落下來。

猶如置身於宇宙星辰、幕天席地之間。

秦芒薄薄的眼皮暈了胭脂色,顏色越來越深,越來越深。

滿腦子都是懷疑人生——

“我說的是這種玩嗎?”

密閉空間中,隻有閃爍的星子為燈。

玉骨透香的女子身影,在夜色與男人挺拔身軀的遮蔽下,顯得分外玲瓏纖瘦,彷彿輕輕一捏,便會碎掉。

賀泠霽氣定神閒,將她按進懷裏:“哦,不是嗎?”

秦芒掙紮:“我想玩的是角色扮演!”

“是演!”

演戲的演!

不是玩!

賀泠霽輕鬆地握住她亂動的手腕,瞭然頜首:“原來賀太太想玩的是想玩強取豪奪……”

“我不是,我冇有!”

“別瞎說!”

秦芒否認三連。

男人垂下眼睫,是居高臨下的姿態。

灰藍色眼眸,在光影交疊之間,猶如冰冷卻華貴的藍色寶石,幽幽望著人時,讓人無端淪陷於寶石的漩渦之間。

秦芒莫名地被這雙漂亮眼睛吸引。

《京華舊夢》待拍的對手裏便是有大量的眼神戲,而她每次與男主角江珩延對視時,都無法進入曖昧情緒,更冇有導演說的那種‘溺斃進他眼睛裏’的感覺。

毫無代入感。

而此時——

不過是短暫的對視,她已失了神。

秦芒在感受到絲絲縷縷涼意後,腦子清醒幾分,想到自己的目的,慢吞吞地扶著他的肩膀坐起身,細白指尖慢慢上移掠過他眼尾:“順便……對個戲?”

“你眼睛這麽好看,不用來對個眼神戲,太浪費了。”

秦芒動作突然。

賀泠霽眼神暗了幾分,如深沉海麵泛起洶湧,呼吸難得重了幾分。

指尖抽出少女用來紮頭髮的薄緞絲帶。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