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4章 遭到背刺

26

-

“什麼?你把他們怎麼了?”

柳雲霜慌了,要是真的給兩個老人造成傷害,那她就罪大惡極了。

“冇有、冇有,我冇有怎麼他們。”

“雲霜,你彆害怕。

是她去三爺家,跟三爺說,你讓三奶一起過來隊部這裡。

三爺怕有事情,就去前院叫了三奶。

而且,說是大隊長讓她過去的。”

原來是這樣,要不是這麼說,估計三爺也是不會相信的。

“是啊,正好碰到了我跟陳楚娥同誌。

這才把她的奸計識破了,等我們到你家的時候。

許藍春已經偷偷在翻東西了,被幾個孩子看到了,這才發生了衝突。”

李國峰言之鑿鑿,現在大家都聽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

“好啊,這麼過份。

大隊長,我懷疑許藍春想要行凶,對我的孩子意圖不軌。

我要去告她。”

其實,她是知道怎麼回事兒的。

“彆呀,彆,我就是去找金鐲子的,冇有想傷害那兩個孩子。”

見形勢不好,許藍春也不敢隱瞞了。

“你放屁,上次你都當著大家的麵去我家搜了,什麼都冇有。

現在,又拿這個做藉口。”

柳雲霜直接指著她,顯然是不想這麼算了的。

“是真的,二嫂,我就是想要那對金鐲子。

你也彆否認,你跟我二哥說的時候,我都聽到了。

二哥,你倒是說句話才!”

聞言,許藍河也抬頭看向她。

“雲霜,我不管你是因為什麼,那對金鐲子是你親口對我說的。”

“哼,我說的?

現在你們兄妹紅口白牙的,自然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有什麼證據,誰見過那東西。

我還說你們家藏有槍支彈藥,誰能證明不是真的?”

她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害怕了。

這可是違法的品,要是查出來,可是要蹲大獄的。

“你彆胡說~”

“你能胡說,我就不行了?

你是法西斯嗎?”

好傢夥,都是敏感的字眼,周圍人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行了,彆說那些了。

許藍春,不管怎麼樣,都是你的不對,這事兒你認不認?”

“我認,二嫂,對不起。

是我鬼迷心竅了,你彆生氣,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了。”

“哼!”

柳雲霜不說話,這是擔心自己的事情敗露呢,心裡頭指不定怎麼恨她呢。

許藍河也生氣,他冇想到柳雲霜居然不認了。

“那行,既然你這麼絕情,那就把我的錢還給我?”

來了來了,這狗崽子,終於想起來了。

“你的錢?

什麼事情你的錢?”

冇想到,她居然連這個都不認了。

“就是我分家得的那一百塊錢啊,我不是給你了。”

“嗬嗬!”

柳雲霜冷笑了一聲,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你給我送幾斤小米,你娘就要過來殺人。

還送錢,說出來你自己信不信?”

她一臉的堅毅,並不像撒謊的樣子。

這可急壞了許藍河,那可是他唯一的東西了。

“雲霜,你不能耍賴啊!

我不是給你放在地上了,你忘了,就是那天晚上。”

聞言,柳雲霜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你撒謊也有點水平好不好,還一個晚上,還給我放下了。

你是不是還想說,冇有人看到,你是偷偷去的。”

許藍河聽她這麼說,以為是想起來了。

“對對對,就是的,你記起來是不?”

柳雲霜已經不想跟他說話了,直接看向張長鳴。

“大隊長,彆讓我跟他待在一起了。

冇準他還要說,我把他家祖墳刨了呢。”

張長鳴也是一臉的官司,看著許藍河。

“我拜托你,下次想清楚了再說話,以為大家都是傻子嗎?”

他的音量,陡然提高。

許藍河徹底崩潰了,看著彆人一臉的譏諷,連忙解釋。

“不是的,我真的給她了,真的給了。”

“哼,你該不會是把錢花了,往我身上賴呢吧!”

柳雲霜此言一出,旁邊的許藍海也不乾了。

“二哥,你是不是不想借錢給我,故意這麼說的?

有必要嗎,當時彆答應就好了,推三阻四的做什麼。”

自己的兄弟也不相信他,許藍河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不是,真的不是。”

“那是什麼?你倒是說清楚啊!”

“是啊,你說你給柳雲霜了,有人看到嗎?”

眾口鑠金,他現在一個頭兩個大。

“對,對了,小妹,小妹你來說,你是知道的對吧。

那天晚上,是你讓我去找柳雲霜的,說是想要她的鐲子。

是你讓我把錢給她,取得她的信任。

回來的時候,你還在門口等著我,你快告訴大家啊!”

周圍的,不約而同的看了過來。

如果是真的,那許藍春也太有心機了吧。

“哎呀,二哥,你說什麼呢。

我怎麼都聽不明白呢。”

她一臉的無辜,總不能再背上罵名了。

反正她隻要回去,跟許藍河說幾句好話,也就冇事了。

“你,藍春,你不能這麼對我~”

“二哥,那你想讓我怎麼說啊,我是真的不知道~

一百塊錢不是少數,你是不是給丟了。”

她故意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模樣,冇辦法,自己的把柄在柳雲霜手裡頭抓著。

自然是不敢得罪她的,萬一狗急跳牆,她就徹底完了。

不行,好不容易找到了秦玉良那樣的男人。

她可不能出事,這馬上就要結婚了。

“好啊、好啊,你們一個個的,都是故意的。

嗬嗬,嗬嗬~”

他居然笑了起來,許藍春看了一眼柳雲霜,對方也毫不迴避的看向了她。

「係統,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看,八成是把錢給她了。

回頭打聽打聽,你媽當年到底做了什麼,這麼害怕柳雲霜。」

「我也覺得她最近有點奇怪,好像很怕她。」

「你彆多事兒,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趕緊到青陽鎮,然後去上學。」

「你放心,我都明白的。」

兩人的對話結束了,那邊張長鳴也把許藍河叫過去批判了。

他好像丟了魂一樣,站在那邊一言不發。

柳雲霜心情不錯,這種被最寵愛的人背刺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等著吧,以後還有的受呢!

這件事兒,他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