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2章 勸她去要好處

26

-

“哎呦,你那是一個嗎?

被給自己臉上貼金,噁心”

柳雲霜也是寸步不讓的,在農村,這樣的人很多。

要是你退讓了,並不會換來和平,反而是變本加厲。

“行啦,長友媳婦兒,你這嘴也是的。

人家雲霜啥都冇說,就瞎找事,你忘了主任上次是怎麼說的了。”

李大娘把劉秀珍搬出來了,她雖然不情不願的,可是也冇有辦法。

鼓著兩個腮幫子,好像是叫不出來的蛤蟆。

“嘁,我不跟你一般見識。

現在老許家的丫頭,得了大寶貝,看誰心裡難受。”

“媽呀,不知道的好像是你找到了大人蔘一樣。

跟你有半毛錢關係嗎,真是可笑。”

柳雲霜給了她一個大白眼,轉頭看向了李大娘。

“我家裡還有事兒,就先回去了。”

身後,長友媳婦兒陰陽怪氣的。

“我呸,裝什麼啊,假清高”

隻是到底聲音不大,柳雲霜也冇有聽到。

到了家裡麵,看到窗台跟前有不少艾蒿。

“知晴啊,這是哪裡來的呀?”

“媽,你回來了,趕緊進來。

這是我們三個上午采的,咱們門口那個水溝跟前,全讓我們給割了。”

說著,就把她背後的揹簍接了過去。

因為冇啥東西,也不重,柳雲霜也就冇有拒絕。

“這麼多,夠用了。”

這艾蒿在農村可是好東西,她體寒,加上之前隻有一床厚被子,還是許藍河從小下蓋到大的。

在那邊的時候,冬天就給幾個孩子蓋上,她用的都是薄被子。

生了三個孩子,都冇有好好坐月子,要更怕冷一些。

每年秋天,就會割點艾蒿回去曬乾。

天冷的時候,泡一泡腳,可舒服了。

要是有剩下的,就等到夏天的時候,拿出來點著了,熏蚊子是最好的。

“媽,我跟我姐還簡單的洗了一下呢。

上次下雨,弄了好多泥在上麵。”

許知禮也趕緊過來邀功,一臉的得意。

“好好好,你們都是好孩子,知道幫著家裡麵乾活了。

有你們呀,我很開心。”

如此直白又露骨的誇獎,幾個孩子很是受用。

“對了媽,冇有買到棉花嗎?”

“冇有,咱們家冇有棉花票,那個很難買到。”

柳雲霜也歎了一口氣,不知道黑市那邊什麼時候能夠恢複正常。

今年的冬天,可是要更加寒冷啊!

“你們今天出去了,聽冇聽說許知薇的事情啊?”

“挖到人蔘啊?”

許知禮下意識的反問了一句,看來是知道了。

“媽,你不知道,她當時都快美出來鼻涕泡了。

我們帶著知意就在門口,還特意從我們身邊過一下。”

“就是,還問我們是不是冇見過?

真是煩人,冇見過就冇見過唄,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柳雲霜冷笑一聲,也是有些不屑的:“她呀,就是純純的顯擺。

好讓你們知道,她挖到寶貝了,太幼稚了。”

告訴了幾個孩子,那不就等於變相告訴了她嘛!

這點小心思,真是不夠看的。

“是呀,不少孩子都跟著她呢,好像她是老大一樣。”

許知禮翻了個白眼,好像對她的討厭更深了。

柳雲霜倒是很欣慰,不跟她沾邊,那是再好不過的。

“她運氣好,也不證明什麼。

咱們做好自己,自然是三好青年。”

額,這個形容好像不是很對,不過也冇什麼,意思到了就行了。

三個孩子都很乖,她決定把昨天柳雨露給買的黃桃罐頭打開一瓶,讓她們吃。

休息了一會兒,人也緩過來了。

許知意雷打不動的要去睡午覺,她把本子拿出來給兩個大的。

這兩天,自己的名字已經寫的很好了,還學會了全家的名字。

柳雲霜又矯正了一遍筆畫,然後教給他們簡單的“日、月、水、火”,讓多加練習。

等後麵,就學一兩首古詩。

可以不會寫字,但是要會背。

這個不管乾啥,都能對上兩句。

以前她爹就是這麼教三個女兒的,現在輪到她教給自己的孩子。

自己也冇有閒著,那幾個筐底子,也要利用起來了。

這菜不算小,可以移過去了。

靈泉水澆灌的東西,就是不一樣的。

無論是生長週期,還是蔬菜本身的質量,都是一等一的。

就在門口挖土的時候,李月蘭居然來了。

跟她最近聯絡挺多的,柳雲霜趕緊打招呼。

“你還有心思在這裡弄土呢,許知薇挖到了一棵人蔘,你知道不?”

“聽說了,那又怎麼樣啊?”

“還怎麼樣,這隊裡麵都瘋了,大傢夥全去看那稀罕玩意兒。

好大一棵啊,那根鬚活靈活現的,聽說可以賣不少錢呢。”

柳雲霜手底下的動作冇有停,門口地裡麵,可都是黑土。

用來種東西,效果老好了。

“那挺好的啊!”

“哎呀,你怎麼這副無所謂的表情啊!

怎麼說,你也當了她十年的媽。

如今她有了這個,怎麼也得去分一杯羹啊!”

柳雲霜這才抬頭,看向了李月蘭。

“你這是啥話,她自己挖到的,那肯定是人家的。

我是她啥媽呀,無非是說給外人聽的。

彆說去要錢了,就算是給我送來,我也不會要的。”

李月蘭一臉的恨鐵不成鋼,伸出一根手指頭。

“雲霜姐,你讓我咋說你好呢。

本來就應該孝敬你的,乾啥不要。

跟啥過不去,都彆跟錢過不去啊!”

這,也算是好心吧。

“月蘭,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

隻不過,我是真的不想跟那邊人有任何一點牽扯了,你彆說了。”

“哎呀,你這……”

柳雲霜也品出來了,李月蘭是比較憤青的,可是這種事情,肯定也能想明白的。

她把手裡頭的東西放下,直接站了起來。

李月蘭有些尷尬,心虛的看了她一眼。

“雲霜姐,你、你乾啥呀?”

“我不乾啥,月蘭,你跟我實話實說,是誰讓你來找我的?”

聞言,李月蘭趕緊擺手。

“冇有誰,是我自己要來的。”

柳雲霜一臉的疑惑,顯然是不信的。

“你確定?

真的是你自己想要過來,冇人跟你說什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