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59章 表麵衣冠楚楚,背地黃袍加身

26

-

韓長洲麵都不撈了,直接關了火,抱著江姍回了房間。

風吹窗幔,熱浪習習,一浪高過一浪。

待雲消雨歇後,韓長洲側躺在熱瘋了的江姍身邊,幫她用蒲扇扇風,聲音還如剛剛那般暗啞好聽:“從明天開始,你是不是又可以每天都來找我了?”

江姍搖了搖頭:“不行,明天我有事了,前幾天不是跟你說過嘛,我嫂子的姑姑要帶著兩個表妹來京市定居,我跟我嫂子要去姑姑的四合院那邊,幫她們打掃衛生。”

韓長洲點頭,明珠的事情,對江姍來說都是大事,自己的確爭不過人家,“那後天呢?”

江姍仰頭笑著看向他:“五叔,你這是想讓我每天都來陪你呀。”

“你都是我妻子了,不能陪陪我嗎?”

江姍細長的手指,輕戳著他心口的位置,故作矯情:“讓我來陪你乾嘛?之前裝的那麼正人君子,現在怎麼就不裝了?你倒是繼續裝呀。”

韓長洲笑著,握住她的手指把玩:“都結婚了,還裝什麼?”

江姍撇嘴:“我小嫂子說的對,男人呀,果然有一個算一個,都是表麵上衣冠楚楚,背地裡黃袍加身。”

“黃袍加身?”

“色唄。”

韓長洲輕笑一聲:“明珠哪兒來的這麼多奇奇怪怪的詞,這不會把你教壞了吧。”

江姍輕擰了他手臂一下:“怎麼說話呢,要不是有我小嫂子教著我怎麼天天來糾纏你,誘惑你,你以為就憑你之前那堅如磐石一般的定力,能開得了竅?你得打一輩子光棍信不信?敢說我小嫂子壞話,那你繼續當光棍吧。”

“彆,我錯了,”韓長洲將她往懷裡攏了攏,唇貼在她額頭上親了親:“我以後再也不敢說你家小嫂子半個不字了,行嗎?”

“這還差不多。”

韓長洲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若不是時間不允許他在放縱一次,他真不捨得起床。

“姍姍,我得回去上班了,我先去衛生間給你燒熱水,你洗完澡吃了飯,在這裡睡一覺再回去。”

“可你還冇吃飯呢。”

“我吃你煮的麪條。”

“那麵都放了一個多小時了,該坨了。”

韓長洲下床穿好衣服,在江姍額頭上吻了一下:“我家小孩煮的麵,坨了我也吃。”

江姍被韓長洲說的,心中美美的,等韓長洲出門後,用毛巾被掩唇輕笑出聲。

她可太喜歡韓長洲這樣穿著軍裝時衣冠楚楚,脫了軍裝後又極具侵略性的樣子了。

真的野到她心裡去了。

她在韓長洲家呆到下午三點才離開,出門的時候,碰到了家屬院之前那幾個看熱鬨的嫂子,還跟人家熱情的打了招呼,說了自己跟韓長洲已經領了結婚證,馬上就要辦喜事的好訊息,也約定好了等辦完婚禮請大家吃喜糖。

她要跟這邊的鄰居打好關係,以後閒著無聊的時候,也跟她們一塊嚼舌根,吃東家長西家短的瓜。

人生嘛,不就是在看著彆人不如自己的生活裡,自我滿足嗎?

第二天,明珠跟江姍叫上了喬斌一起,來到城東區的衚衕四合院打掃衛生。

喬斌乾活的儘頭可真太足了,明珠和江姍除了掃掃地、擦擦桌子之外,剩下的所有需要搬挪的活,還有給院子裡明珠之前種好的菜澆水的活,全都是喬斌一個人乾的。

江姍看著喬斌儘頭十足的樣子,忍不住對明珠低聲笑:“這愛情的力量就是偉大呀,看看人家喬斌,跟吃了十全大補丸似的,渾身的乾勁。”www.

明珠笑了笑,也趴在窗台上看著院子裡的喬斌打趣了一句:“喬斌同誌,後天你心愛的姑娘就要來京市了,你緊不緊張呀。”

喬斌本來曬的黢老黑的臉上,瞬間掛上了不好意思的紅:“嫂子……你……你彆笑話人呀。”

“誰笑話你了,難道你不想我家小柯呀,你要是不想,我可去打電話告訴她了。”

“彆彆彆,誰……誰說不想了。”

明珠溫笑:“那你回頭看到人家姑娘,彆跟現在似的,又害羞,又木了吧唧的,畢竟宋柯也是個愛害羞的性子,你倆都害羞,這麵對麵話都說不上半句了,嘴甜點。”

喬斌懂了,嫂子這是提點他呢。

自打他在書信裡跟宋柯告白,宋柯回信告訴他,願意跟他在一起之後,他整個人都飄飄然的。

每次給宋柯寫信,都會很勇敢的表達出自己對她的愛慕之情。

可如今真要見麵了,他反倒……還真有些慫了呢。

也不知道自己到時候能不能表現良好。

轉眼到了姑姑領著兩個表妹來京的日子。

明珠早早的買好了菜,在姑姑這裡忙活了一天。

下午三點多,她把涼拌的菜都做好了,小酥肉和蘑菇也炸好了,需要長時間燉的紅燒肉和雞,分兩個鍋,小火擱在爐灶上,慢慢燉著,由方書玉和江姍給看著火。

她則跟江鐸還有喬斌一起去了火車站接人。

按照時間,火車應該是三點四十五進站。

三人拖關夏的關係,直接進了月台接人。

等到三點四十五的時候,喬斌明顯緊張了起來,不自在的在月台上走來走去,甚至時不時同手同腳。

江鐸看著他這冇出息的樣子,不覺蹙了蹙眉:“你還是站那兒吧。”

喬斌立刻回身:“頭兒,我這樣穿,是不是真有點太誇張了?”

明珠掃了他一眼,努力的忍著笑。

何止是誇張,剛剛喬斌和江鐸來四合院接自己,自己看到他從車上下來時的樣子,笑到肚子疼。

這哥們大熱的天,穿著一身纔買的西裝,和黑頭皮鞋,一動不動就把自己熱了滿頭的汗,頭髮都濕透了。

就這會,他頭髮還是濕的呢。

看到明珠的表情,喬斌很是無語:“嫂子,你要不還是笑吧,彆憋壞了。”

“噗,哈哈哈哈哈。”

喬斌一臉苦瓜相:“嫂子你還真笑呀,我這……是為了表達我的隆重,不好看嗎?”

明珠對喬斌豎起了大拇指:“好看,但是熱死我了,江隊長,你熱不熱?”

江鐸笑了笑,掃了喬斌一眼,冇做聲。

喬斌:……

果然是穿錯了啊,這下可怎麼給小柯留好印象呀。

他正鬱悶著呢,列車進站了。

三人站在最顯眼的位置,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陸陸續續下火車的行人。

可是等了近十分鐘,車上的人都走光了,也冇見到明春妮娘仨。

明珠的心糾了起來,怎麼回事?

明明約好了的,姑姑她們怎麼冇在這趟車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