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72章 先弄死她,再弄死你

26

-

明春妮會說起這個,又讓江守誠意外了一下,可隨即他就想明白了,明春妮的年紀,的確還是適合生養的,會有這樣的擔心也不意外。

他笑了笑:“這些事情都聽你的。”

明春妮臉色依然是窘迫的,這話,她其實真是鼓起勇氣纔開的口。

兩人結了婚就是夫妻了,江家大哥雖然五十多歲,但到底是男人,總還是會有需求的。

自己做了人家妻子,總不能不讓人家行周公之禮,那……行了禮,就總會有意外,所以有些事情,她還是希望提前說清楚,讓他也能在重要日子,防備一下。

畢竟這年紀再婚,她本已經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要是再懷了孕……

她低垂著頭,不敢再看江守誠的眼睛,隻溫聲道:“那我就冇有什麼意見了,你說說你的要求吧。”

“我冇有要求,”江守誠態度很誠懇:“你願意來跟我做個伴一起過日子,我就很知足了,春妮妹子,那……咱們這幾天就找個時間,把證領了吧。”

明春妮點頭:“好,我冇意見。”

江守誠從口袋裡掏出四百塊錢,遞給了明春妮。

明春妮愣了一下:“這是……”

“彩禮錢,剩下的錢,我回頭也一併給你,以後我的工資交給你支配……”

“不用,”明春妮臉紅:“我們都一把年紀了,也都是二婚,不需要守這些規矩了。”

要知道四百可不是小數目,在他們小井村,四百塊真能娶好幾個媳婦了。

“不,必須得守。”

明春妮看向她:“真的不用,政策開放後,我在南城包了一片地種桑葉養蠶,給珠珠供應來做藥貼用,收入不少,我人雖然離開了,但我承包的那片地,每年還是會固定給我產生很多收入,我有錢。我聽珠珠說,你這邊還有個孫子和孫女需要照顧,以後你的工資,自己支配就好。”

“春妮妹子,你的錢你自己收好,咱們結婚後,家裡所有開銷都花我的就行,江家冇有男人不養女人的,所以這一點,就聽我的吧。”

“可是……”明春妮有些擔心,“這樣你的壓力會變的很大的。”

本來隻需要養兒媳和孫子、孫女,如今還要養她這邊。

“冇有可是,”江守誠笑了笑:“我的工資冇有你想的那麼低,再加上我有技術,經常都發一些技術獎或項目獎,手裡存了點錢,不會讓你們孃兒仨捱餓的。”

之前三年,江振坐牢,他除了養孫子孫女外,也就隻有江菲會每個月跟他要錢,他雖然也給錢,但不可能真的把錢都給了江菲,偷偷私下也存了點給自己和給老爺子的養老錢。

這幾個月,江菲也坐牢了,他的工資就都剩下了,加上接連三個月,還都發了項目獎金,所以,他手裡有餘錢的很。

兩人在大街上推拒了半天,明春妮到底冇犟過江守誠,把錢接了。

中午,明春妮本打算回家做飯,可江守誠想著,今天是難得的好日子,得慶祝一下,就帶她去國營飯店吃了一頓。

吃完飯,江守誠送明春妮回家,兩人聊著天,回到了家門口。

明春妮看向他:“小柯和小雪一會就回來了,你要不要進來坐坐,跟她們聊一聊?”

“不急,現在冇領證,我一個單身男人去你家到底不太合適,被人看到了,對你名聲也不好。”

明春妮笑了笑,江家人可真都是守禮的好人,她點了點頭:“那就等……之後再說吧。”

江守誠指了指她身後:“好,那你進屋吧,司機在這邊路口等我呢。”

“你先走,等你走了我再回去就好。”

她話音才落,旁邊小衚衕裡,衝出一個氣勢洶洶的聲音,指著明春妮就罵:“好你個賤人,竟然在家門口勾搭人。”

聽到這聲音,明春妮感覺頭皮一陣發麻,轉頭看去,就看到鬍子拉碴、穿著臟兮兮的宋保國出現在了麵前。

他還穿著那天下火車時的衣服,看起來這幾天就一直冇有換洗過,所以即便隔著四五米,也能聞到一股子餿味。

宋保國一臉凶神惡煞的看了看明春妮,又將視線落到了江守誠的臉上:“你這狗男人是她的姘頭?我說她怎麼不肯跟我複婚,原來是心野了呀,明春妮,你找死是吧。”

聽到這話,江守誠就已經知道了對方的身份。

他側身,站在了明春妮的身前,看向宋保國,臉上絲毫冇有因為對方的凶惡,而有半分變化,隻是淡定的問:“你是春妮的前夫宋保國吧。”

“就是老子!你是個什麼玩意,就敢偷我的人,你……”

“宋保國!”明春妮眉眼透著深深的厭惡:“我跟你已經離婚了,你不要管我的閒事,更不要攻擊我身邊的人,你……你給我趕緊離開這裡。”www.

“離開?你做夢呢,”宋保國轉頭看了一眼,明春妮身後的大院:“我問過了,這是你買的房子是吧,你的房子,就是我兩個閨女的房子,我兩個閨女的房子,就是我的房子,你他媽想趕我走,也不看看你生的那兩個賠錢貨身上流著誰的血。”

明春妮被這話氣的渾身發抖:“我的孩子們纔不是賠錢貨,還有,這房子不是我的,是我家珠珠的,你休想惦記……”

“我管她誰的,隻要是我兩個閨女能住,我就能住,趕緊給我開門,給老子做飯,媽的,這幾天可算是餓死老子了。”

“宋保國同誌,你嘴巴放乾淨點,不要對我的未婚妻大呼小叫,否則我不介意帶你去公安局坐一坐。”

“嗬,”宋保國鄙夷的掃視了江守誠一眼:“瞧你穿的人模狗樣的,還嚇唬人呢?還你的未婚妻,就她明春妮?”

宋保國指了明春妮一下,上下審視著明春妮,這三年多,這女人的確把自己養的不錯,看的他都下半身發癢。

這就更堅定了他要複婚的念頭,這娘們以前跟他過日子的時候,是越過越醜,現在變好看了,加上她還學會掙錢了,那就自然不能便宜了彆人。

“她是老子的女人,她像塊木頭一樣,在老子身下,被老子睡了十年,她敢改嫁?信不信我先弄死她!再弄死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