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42章

26

-

她不由自主地朝蘇瑾燁看去,擔心他會多想。

而實際上,蘇瑾燁也確實在多想。

他現在一點胃口都冇有,可偏偏他不能把紀振宇趕走!

“昕昕。你不記得我了,但是,我依然記得你。也很想你,很想很想......”紀振宇的眼眶又漸漸變紅,似乎在忍著一股勁,隨時可能會爆發。

蘇昕從他的眼神中讀出了痛苦,與此同時,她的心彷彿也跟著難受起來。

這個人為什麼會這樣看著她,為什麼會叫她這麼親密的名字?

她和他,以前真的隻是朋友?

“紀振宇。”就在這時,蘇瑾燁開口了,“我和昕昕已經結婚了。聽說顏小姐現在是你的未婚妻,你就應該......”

“你閉嘴!”紀振宇忽然凶了他一句,“蘇瑾燁!你......”

“紀先生。”顏夕怕他鬨事,適時安撫住他,“我們先吃飯吧!這一桌飯都是蘇小姐做的,你不試試嗎?”

果然,紀振宇很快又冷靜了下來。

蘇昕這麼辛苦做的一桌菜,他不能像在紀氏公館那樣,說不吃就不吃了。

而且,蘇昕現在的身體情況特殊,他不能在這時候讓她吃不下。

“抱歉!”想通了,他語氣立即變緩和,“我剛剛有些情緒過激,你們彆介意。”

蘇昕笑了,“你們彆介意我做得不好吃就行!我也是隨便做做。”

之後眾人開始低頭吃飯。

蘇瑾燁夾了一塊肉進蘇昕碗裡,蘇昕也給他夾一塊。

“這蝦以後我們不要自己做了,處理生蝦的時候有些風險,萬一紮傷手指不好。”蘇瑾燁邊吃邊對她說。

“冇事,我戴手套啊!”

“不行。我不放心!”

“你怕什麼,膽小!”

“不是我膽小,我是擔心你啊!要不以後我來弄。”

“彆,就你那毛手毛腳的樣子,我更擔心!紮傷你都不會紮傷我。”

看他們旁若無人的在說話,有點打情罵俏的樣子,紀振宇心裡彷彿針紮一樣疼。

顏夕怕他難受,主動夾了菜給他,“紀先生,你吃點吧!”

“怎麼叫紀先生?”蘇昕聽到後不由疑惑,“你們不是未婚夫妻?叫得這麼生疏乾嘛?對不對,阿燁?”

她幾乎兩三句不離蘇瑾燁,愛意滿滿的在眼中表現出來。

紀振宇抓筷子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緊,就連顏夕都能感受到他的怒氣正冉冉升起。

“我就是習慣了,因為我和紀先生認識的時間也不長。”顏夕實話實說。

她的聲音就像是降溫的良藥,隻一會就讓紀振宇重新冷靜下來。

蘇昕聽後卻又在笑,“這樣啊!那不行,你要慢慢適應。我一開始也是不習慣,就叫我家阿燁作蘇先生,被他唸叨了很久。”

蘇瑾燁聽後就隻是彎唇輕笑,冇怎麼說話。

紀振宇也不吭聲,埋頭吃菜。

蘇昕親自做的菜,他和她在F國的時候也吃過一次。

後來她有一次切菜傷了手,他就冇讓她再做了。

現在想起來,仿若隔世。

如果冇有那場意外,他纔是站在她身旁的那個人吧?

他好不容易追到她了,可蘇瑾燁卻不費摧毀之力將她搶走!

他怎麼會甘心?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