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章 ‘爛泥扶不上牆’的無力感

26

-

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可一文錢難倒英雄漢,莫臨現在一貧如洗,隻能下跪求人。

妹妹被救出來了,他身上的戾氣泄去,雖然還擔心妹妹傷勢,但性命無憂,清白還在,那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此刻他唯有滿腔感恩,恨不得傾儘所有,可他所有的隻有自己這個人。

“小的莫臨,願賣身為奴,終身聽候小姐差遣。”

說罷,一個頭狠狠的磕下去。

那‘咚’的一聲,好像那腦袋不是他的一般,不過這一聲足以代表他的誠心。

沈寧不缺奴才,也不會讓一個良籍的人為了報恩變成奴才。

“簽個十年的契約吧,這十年期間你為我賣命,十年之後你去留隨意。”

沈寧下了決定,當即拿了文房四寶跟莫臨立下契約。

雇傭契約雖然不似賣身契一般把人當作物件,主人有隨意買賣的權力,但契約上麵隻要寫明的條款,被雇傭人一旦違背,那下場也不是他們能承受得起的。

解決了這件事情,沈寧就不再久留。

他們暫且住在這裡,大夫看了病,會讓人開藥送來,留下一袋銅板,也夠他們吃幾日了。

沈寧回到家裡已經很晚了,整個人疲憊得不行,隻想趕緊洗漱一下睡覺,肚子也餓,但現在她什麼都不想吃。

一道身影在迴廊徘徊,看到沈寧,連忙跑過來,開口就是抱怨:“姐姐你怎麼纔回來,我都等你半天了。”

沈寧額頭脹痛,難受極了,蹙眉道:“找我作甚?”

沈姝覷了她一眼:“姐姐知不知道衛大哥被人打了?”

沈寧眸光微閃,淺淺抬眼:“什麼時候的事兒?你怎麼知道的?”

沈姝瞪大眼:“都兩天了,你都不知道嗎?”

沈寧:“我該知道?他又冇派人告訴我。”

確實,衛從文悄悄回去的,這事兒除了衛家人還有沈姝以及她的丫鬟,旁人都不知道。

沈姝有些心虛:“那個反正衛大哥就是被人打了,我聽說咱們家裡有一顆百年靈芝,姐姐要不要給衛大哥送去啊?”

沈寧蹙眉:“你是不是太關心他了?”

沈寧那彷彿洞穿心神的視線讓沈姝差點兒跳起來,頓時手足無措,眼神慌亂:“我我哪兒有?衛大哥他他馬上就要成為我姐夫了,他被人打傷了姐姐難道不心疼,我這是還不是因為姐姐嘛。”

說到最後,倒像是把自己說服了。

沈寧就這麼看著她自我欺騙:“都還冇成婚,有什麼好心疼的?你也到了要說親的年紀了,以後跟他要避嫌,不要總把他掛在嘴邊,讓彆人聽了怕是以為你們之間有什麼曖昧就不好了。”

沈姝:“”突然被戳中真相,整個人都僵住,不敢說話,連反駁都忘了。

蠢貨!

沈寧揉了揉眉心:“這些日子冇檢查你的課業,書讀得怎樣?會彈幾首曲子了?上次給你的賬本看完了嗎?之前那個嬤嬤離開也有半年了,過兩日我會再去請一個嬤嬤回來,教教你規矩,以後我走了,她也能看著你。”

沈姝頓時不樂意了:“我纔不要學規矩,那些老太婆仗著是宮裡出來的,狗眼看人低,還總是打我,手心都給我打腫了,我好歹是沈家二小姐,她憑什麼把我當奴才一樣教訓?”

沈寧:“”果然還是熟悉的‘爛泥扶不上牆’的無力感。

她自己堅強,也想讓妹妹能成為一個堅強自立的人,所以她不在乎她女紅不好,也不會逼著妹妹學什麼三從四德。

她讓妹妹學琴棋書畫、學管家算賬,有了這些本事,不管她以後是在那裡都不至於被人欺負,而學各種規矩和儀態,是為了以後接人待物,在那些貴族夫人眼中顯得不那麼小家子氣,況且有些規矩要是不懂,得罪了皇親貴族,那是要死人的。

人活在世,不是家裡有點兒錢就能安穩立世。

打鐵還需自身硬,她希望妹妹能活出自我,可沈姝不這麼覺得,學什麼不重要,家人也不重要,眼裡隻有情情愛愛,甚至禮義廉恥都拋去一邊。

沈寧以前覺得是自己教育出了問題,可現在她明白了,這就是天生的,誰也改變不過來。

“也罷你也大了,不想學就算了。”

沈寧的無奈和冷漠她冇聽出來,但沈寧妥協了這一點讓沈姝鬆了口氣,她終於不用被管著了。

那死老太婆滿嘴都是規矩、規矩,又打又罵不說,還讓她連家門都出不去。

還好梁卓哥哥幫她把人趕走了,不然她也不能得來這半年開心日子。

“姐姐,那靈芝”

沈寧:“衛家的事情不是你該操心的。”

已經是很明顯的警告了,但沈姝聽不出是警告,隻覺得心裡發酸。

姐姐憑什麼這麼說她?明明她纔是跟衛大哥兩情相悅的人。

心酸,落淚,痛苦。

沈姝失魂落魄的往回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一個不注意踢到了石板,踉蹌一下朝地麵撲去。

“啊”

慘了,她死死閉著眼,等待著痛苦。

然而卻落入一個寬厚的懷抱。

“二小姐怎麼還是這麼不小心?”

沈姝驚喜:“梁卓哥哥!!”

沈姝劫後餘生,激動得抱住麵前的青年:“謝謝梁卓哥哥,要不是你我就慘了。”

沈姝完全冇覺得自己這麼抱著彆人有什麼不好,而梁卓也很滿意此刻的香軟滿懷,看著沈姝嬌俏的樣子,心都融化了。

“這麼晚了還在這裡做什麼?看著失魂落魄的,誰欺負你了?”

沈姝聞言小嘴一扁,滿臉愁容:“冇人欺負我,是衛大哥”

雖然已經很晚了,但沈家也有冇睡的人,那兩人在迴廊一角訴說衷腸塊半個時辰,冇人發現就怪了。

沈寧早就知道,倒也冇什麼奇怪,流螢卻是第一次聽,有些懵:“二小姐和梁大哥,他們”

二小姐不是跟準姑爺有私情嗎?怎麼跟梁卓也牽扯不清。

沈寧一時間不好解釋:“不管他們,你隻要記得梁卓不是好人就行了,以後會遇到更好的。”

怕她胡思亂想,沈寧乾脆把她拉到床上一起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