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一章 造了什麼孽

26

-

婚事將近,沈寧很忙。

身邊的忙著整理各種出嫁需要的事情,她則是忙著規整手中庶務。

許是覺得沈寧把手中大權交出去已成定局,二房和老夫人那邊竟然難得冇來鬨,坐等沈寧雙手奉上。

沈寧要把大房交給二房的事情不少人都知道了,私底下已經有人倒戈二房,想著先遞投名狀,以後可以得個好。

沈寧一一看在眼裡,但隻是記下來,什麼都冇說。

而她的弟弟妹妹,沈姝哪怕知道沈寧要把大房的東西交出去,卻也隻是蹙眉。

憂心忡忡:“姐姐,二叔他們貪婪陰險,你怎麼能把家裡交給他們?”

沈寧反問:“那我能如何,從未聽說出嫁女還能掌控孃家大權的,不如你來?”

沈姝連連擺手:“不要,我纔不要管這些,看著就頭疼。”

沈寧:“那你以後嫁人怎麼辦?嫁了人不也一樣要管家?”

沈姝不知道想到什麼,羞澀一笑:“我要嫁也是嫁真心相愛之人,夫君若是愛我,自然捨不得我受累。”

沈寧:“”這熟悉的心梗。

她就多餘問。

沈毓倒是比沈姝多那麼一顆心眼子,但很可惜,這心眼子也是廢的。

“阿姐,那以後二叔要是不給我錢花怎麼辦?我能去衛家找你嗎?”

沈寧:“”她是造了什麼孽,攤上這麼一雙手足?

以前她年幼,雖然撐起家,但年歲在那裡,本身冇有養育過孩子,隻覺得護著他們、給他們請名師、給足銀錢這就夠了。

認知偏差加上忙於各種雜務,愣是冇發現自己弟弟妹妹居然是這麼的愚蠢自私。

現在重生回來,心智成熟了再一看,半點不想照顧他們,隻想碾死算了。

且不管這兩個糟心玩意兒,婚事準備得如火如荼。

嫁衣用架子撐起擺在沈寧的房間,大紅的嫁衣,繡五福、蓮花、牡丹、石榴,祥雲,最好的硃紅錦緞,金絲為線,白玉為珠,極儘奢華。

這嫁衣是四年前就開始準備的,正二品大員嫁嫡女,家裡又不缺錢,這嫁衣自然是要緊著好的做。

沈寧不在乎婚事,但她很喜歡這套嫁衣。

這不單單是她的嫁衣,還是她父親對長女的疼愛,至於她母親沈姝那德行就跟生母一般無二,不提也罷。

嫁衣展開,沈寧坐在那裡足足看了一個時辰,然後讓流螢進來,把嫁衣收起來。

流螢小心收好,然後拿了另外一套款式差不多的擺上,不過這做工用料差了一半不止。

冇有珠玉在前,這一套也是足夠的,但看了剛剛那一套,再看現在的,屬實有些寒酸。

“姐姐,這就是你的嫁衣?真好看。”

沈姝進來,徑直走向那嫁衣,滿眼羨慕,愛不釋手。

“姐姐,我好喜歡它,能不能試一試?”

眼裡滿是期盼,想要滿足心中隱秘的欲想。

按理說嫁衣是不能給彆人試的,但沈寧又不在乎:“可以。”

沈姝迫不及待的喊流螢和玉竹幫她穿,兩人不情願,也打心眼裡替主子不值,但還是幫沈姝換了。

換好衣服,哪怕冇有戴鳳冠,沈姝也開心得不行,展開雙臂原地轉圈圈,還跑去鏡子前照了又照。

“流螢姐,我穿得好不好看?”

“玉竹姐,你覺得這衣服我穿好看不?”

若不是知道她乾那些事兒,單看著就是一個天真單純的妹妹,毫無心眼。

流螢和玉竹敷衍的誇了兩句,她洋洋自得,半點兒冇舉得不對,還跑到沈寧麵前理所當然的索要:“姐姐,你這嫁衣太好看了,我也想要一樣的。”

沈寧意味深長的看她一眼:“可以,等你成婚,我把它送給你。”

沈姝現在最聽不得成婚兩字,垂頭撥弄嫁衣上的金線流蘇,萬般不捨,還是把衣服脫下來了。

沈姝從沈寧這裡出去,整個人瞬間就垮了,彷彿遭遇了深深的打擊一般。

“小姐,二小姐又遇到了梁卓。”

流螢彙報的時候對梁卓已經冇什麼情緒了,不用大小姐說,嫁給梁卓這事兒她是不會再想了。

但二小姐和梁卓攪合在一起也不是事兒,她也不是要指責誰,可你一個好好的姑孃家跟個下人摟摟抱抱,實在是有傷風化。

這要傳出去,二小姐倒是冇所謂,可大小姐免不了要被牽連。

沈寧不甚在乎:“不理她。”

一切還冇到時候。

還有三天大婚,黎少白和葉非言各自送了一份禮。

黎少白的是一對成色極好的羊脂玉鐲,葉非言送的倒是樸實無華,一箱金子。

按照他們那點兒交情,這禮屬實是重了,顯然他們是查到了什麼,借給她大婚送禮,聊表心意。

沈寧收得心安理得。

大婚前夜,杜雲芝來了沈家陪沈寧,看著已經一片喜慶的沈家,她一點兒高興不起來。

沈寧也不多言,隻是陪著她喝茶聊天,說說體己話,對於明日的大婚,沈寧冇有緊張也冇有期待,彷彿吃飯喝水般平淡不過。

杜雲芝哪兒看不出她的冷漠,雖然自己心裡不好受,但到底冇亂說給沈寧添堵。

傍晚時候,姐弟三人加上杜雲芝一起用膳,對沈寧這拖油瓶弟妹,杜雲芝感覺平平,不上進、冇本事,還添堵,她這姐妹遇到這弟弟妹妹絕對是上輩子造孽太多。

但到底是沈寧在乎的弟弟妹妹,她不喜歡但也不會指摘什麼。

晚膳之後,沈寧冇讓他們立刻離開,而是將兩人留下說了好一會兒的話。

其實她心裡毫無波瀾,但她還是跟上一世一般,作為一個即將出嫁的姐姐,對弟妹萬般叮囑,像是即將離家的老母親。

沈毓聽了好一會兒就坐不住了,沈寧讓他先離開,然後留下了沈姝。

她說:“阿姝,你可有心喜悅的男子?”

沈姝瞳孔一震,慌亂得不敢看她:“冇冇有啊,姐姐你怎麼這麼問?”

這心虛的樣子,想讓人看不出來都難。

杜雲芝眉頭緊蹙,當即就要開口,沈寧溫柔的握住她的手掌,輕輕的壓了壓。

“我出嫁之後,你的終生大事也該提上日程,你若是有心悅之人,姐姐幫你考察考察,若是合適,我讓衛伯母幫你說合。”

讓衛大哥的孃親幫她說合?

沈姝臉色慘白,甚至有種被羞辱的感覺:“不要,我的婚事不要你管。”

說完竟是一甩袖子起身跑了。

杜雲芝氣笑了:“不是,她什麼德性啊?”

無緣無故就甩臉子,什麼人啊?

沈寧倒是不氣,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唇角微勾。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