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六章 奴大欺主

26

-

身為故事的主人公和受害者,沈家這邊一直被人關注,幾個大夫出去很快被人拉住打聽情況。

幾人也實在是同情沈寧,實話實說:“沈大姑娘是突逢钜變、心魂不穩,情緒激動、憤怒交加導致嘔血暈厥,傷了元氣也傷了心魂,所以我們幾個老傢夥廢了好些功夫纔將人喚醒,日後也要好好將養,萬萬受不得刺激了。”

說完症狀還忍不住感歎:“好好的姑娘遇到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可憐了。”

於是,沈寧重病的訊息就這麼傳了出去。

衛從文認下沈姝這個妻子、兩人當天還圓了房的訊息不知道怎麼傳了出來,眾人一邊痛罵這對狗男女,同時又嘲笑衛從文腦子綠。

畢竟還有一個跟沈家二小姐不清不楚的梁卓。

據說沈家二小姐之所以能替嫁,都是這個叫梁卓的幫忙。

關於梁卓的訊息也被扒了出來,沈家管家的兒子,自小在沈家長大,跟沈姝關係最好,甚至有沈家下人說不止一次看到兩人摟摟抱抱、親密無間。

再結合沈大小姐震驚之下說的‘以為梁卓和沈姝是一對’的事情,無一不證實那沈家二小姐同時勾搭著兩個男人。

一個是準姐夫,一個是青梅竹馬的玩伴,兩人一起合力替換姐姐大婚,愚蠢又惡毒。

最慘的人還是沈家大小姐啊!

沈寧:“”

成為所有人同情的對象,好像也不是什麼值得開心的事情,但至少她的目的達到了。

上輩子衛從文說都是因為她才讓他錯過了心愛的姑娘,沈姝也怪她害了她和衛大哥一輩子。

這一次,沈寧就給他們一個機會,看看他們能有多幸福。

他們總是站在受害者的角度,握住‘沈寧毀了他們一輩子’這個罪名,理所當然、肆無忌憚的將各種傷害加諸在她身上。

前世沈寧無語無奈,卻怎麼也解釋不通,跟兩個腦子有病的人哪兒能說得通道理呢?

唯一的辦法就是以毒攻毒,現在她沈寧可是所有人眼中的受害者,這一回該她向他們討債了。

吐血昏迷倒是不在沈寧的預料之中,親眼看到事情發展,預料到了每一步,她以為自己不會那麼情緒激動的。

哪兒知道最後演著演著上了頭,一不小心就吐血了。

雖然看著很慘,但那口血吐出來之後她整個人其實從未有過的輕鬆。

前世病弱的身體冇跟著來,但那些怨恨卻從未消失,她自以為能看透,其實都藏在心裡。

這口血吐出來了,那口鬱氣散去,心結消失,好像真正得到了新生。

沈寧身體是虛弱的,但心情和精神卻很輕鬆舒服,然而身旁的人卻不這麼想。

流螢和玉竹都嚇壞了,兩個人小心翼翼的照顧沈寧,像是捧著易碎的琉璃。

杜雲芝更是連著在沈家住了三天,罵都不敢罵她了,等確定沈寧真冇問題了,這纔去忙自己的事情。

老夫人和二房看笑話,想要趁火打劫,但這次他們冇成。

不說流螢她們嚴防死守,單說梁叔他們也不能讓二房再刺激沈寧了。

梁卓跪在院子裡,梁叔和梁嬸夫婦臉色從未有過的歉疚卑微。

兒子乾的事情他們是真不知道,但這事兒實在是太過荒唐了,他們不能當作不知道。

“大小姐儘管罰他,隻要留一口氣,怎麼都成。”

梁嬸兒心疼兒子,幫著求情:“他就是一時糊塗,他現在已經知道錯了,求大小姐開恩。”

沈寧淡漠的看著這兩人,她爹孃在的時候,這兩人就是家裡的奴才,可爹孃死後,她看似掌家,何嘗又不是被這兩人拿捏在手裡?

梁叔管著外麵的生意,私下貪墨、中飽私囊,梁嬸管著府內,很多事情都是她說了算。

兩人與其說是支援她,不如說是為了自己,要是二房得了大房的一切,他們如何還能為自己謀私利?

他們甚至敢以沈寧的長輩自居,把沈家視為囊中之物。

奴大欺主,古來有之。

也就沈寧還有點兒本事,夠狠夠理智,不是那麼好糊弄,這才讓他們有所忌憚。

可沈寧又太過相信依賴他們,這才導致了前世各種悲劇。

急不得!

這兩人在沈家多年,冇有絕對的罪證可對付不了他們。

沈寧平靜轉開眸子,抬手讓玉竹扶著自己起身。

沈寧身體還很虛弱,一身白緞繡蘭花的素衣都不及她臉色蒼白。

頭髮梳起髮髻,但不著一物,唯有髮尾束了一條白色絲帶。

纖纖細腰,清瘦脆弱。

她出了門,看到了直挺挺跪在院子中間的梁卓。

不知道出於什麼心裡,梁卓被罰跪得冇有一絲不情願。

沈寧推開了玉竹,緩步走了過去,腳步在梁卓麵前站定,裙襬剛好落入他的視線,那衣襬上飄落的蘭花花瓣像極了現在的沈寧,飄渺又悲涼。

梁卓冇說話,空氣靜得能聽到兩人的呼吸之聲。

好一會兒,沈寧才無奈的歎了口氣,聲音空靈像是來自遙遠的天際:“你比我早出生兩個月,小時候同躺一個搖籃,一起長大,我是大姐,總是要照顧弟弟妹妹,而你就像我的哥哥一般是什麼時候開始生疏的好久遠啊我都快要記不得以前我們是怎麼相處的了”

“爹孃出事,我是長姐,自然要站出來保護弟弟妹妹,我希望他們也能成才,所以讓自己學著爹爹的樣子,嚴厲刻板。”

“可沈姝跟我不一樣,她吃不了苦,也扛不起責任,我嚴厲教導反而讓她越來鉞逃避,我後來想想,算了吧我是姐姐,本就該照顧弟弟妹妹,弟弟是男孩子,未來要撐起這個家的,而沈姝我們姐弟三人總得有一個活得開心自在”

“我給沈姝選了好多人家,然而這京城裡的大戶人家,哪家高門大戶能接受一個不管家不學規矩的媳婦?沈姝要是嫁了去,被人怎麼撕了都不知道。”

“知道你們生情的時候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覺得你們不般配,可又覺得好像你們纔是最適合的。”

“從小到大你總是寵著她,慣著她,幫她乾壞事,幫她背黑鍋,要是她嫁的人是你,那她一定可以無憂無慮的過一輩子”

“我都想好了,我都想好了,哈哈結果卻是這麼個結果”

“原來她喜歡的是衛從文那個懦夫,而你竟是親手把她送了過去”

沈寧笑著,那聲音在風裡彷彿要碎掉一般:“既是你親手把她送去的,以後她的一切好壞都由你負責”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