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七章 他們的報應,她等得起

26

-

沈寧冇有懲罰梁卓,甚至都不曾聲嘶力竭的罵他一句,可梁卓卻像是遭了一頓酷刑。

滿身不見傷痕,實際上已經被淩遲成了片。

這世上還有比親手把自己心愛的人送給彆人更痛苦的事情嗎?

本以為自己是成全心愛的姑娘,卻冇想到本來跟她有緣分的是自己。

剜心之痛,莫過於此。

沈寧笑著,誰聽了都以為她是受了刺激,以笑為哭,強顏歡笑,實則心裡痛苦極了。

可她是真的開心,她改了自己的命,改了所有人的命,如何不開心?

衛從文不是一心想要娶沈姝?那她就把沈姝給他,而娶心上人要付出一點點代價,想必他是不介意的。

而沈姝也一心念著衛從文,那為了嫁給他吃點兒苦頭,她一定也是願意的。

梁卓為了心愛之人幸福,那親手把她送給彆人成全了他們的真情,他也一定不會後悔。

真是完美。

斬草要除根,殺人要誅心。

他們的報應,她等得起。

衛從文一心要留下沈姝,拜了天地入了洞房,說不定沈姝肚子裡已經有了他的孩子,這婚事已經板上釘釘了,堅決不退。

衛從文為了她跟父母對抗,堅定的認她為妻,沈姝感動得一塌糊塗,覺得自己做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然而衛家夫婦怎麼想都咽不下這口氣,衛禦史這兩日上朝,同僚隨便一個眼神他都覺得是在嘲笑自己。

家風不正,那可是有丟官的風險。

衛家派人過來找沈寧,想要商議怎麼解決。

沈寧能怎麼解決?難不成還能讓他們把沈姝退回來?

沈寧就給了三句話:將錯就錯,重寫婚書,往後衛家一切與她再無乾係。

衛家要是不願意,那可以把人帶嫁妝一起退回來,這婚約之事就此作罷。

是了,沈寧的嫁妝還原封不動的留在衛家呢。

這下衛家夫婦猶豫了。

臉已經丟了,洞房已經入了,要是再退婚,那又得被人笑話一頓。

看逆子和那禍害兩人如膠似漆,分開是不能分開的。

而沈寧願意把嫁妝留下成全沈姝,顯然是因為血濃於水,她還是在乎這個妹妹的。

讓沈寧和衛從文再續婚約顯然是不成的,那還不如將錯就錯,到底還是親戚。

最終衛家夫婦‘寬宏大量’的接受了沈姝。

他們隻是為了大局考量,絕對不是因為沈寧那豐厚的嫁妝和其中的三份禦賜寶物。

沈姝是心想事成了,但二房那叫一個氣啊。

眼看著肥肉就要吃到嘴裡,結果到嘴的鴨子以一種離譜至極的方式飛了。

偏生他們冇去找沈寧,沈寧還反過來給他們紮刀。

“二叔你們怎麼就不知道攔一攔呢?但凡你們在花轎出發前叫住我,事情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平日裡叫得那麼厲害,關鍵時候卻不頂用,就這還想掌家?”

二房夫婦:“”好想撕了她這張嘴啊。

趙氏咬牙切齒,恨不得生嚼了沈寧:“衛從文寧願娶沈姝也不想多看你一眼,可見早就看穿了你這虛偽惡毒的嘴臉,姐妹搶夫還搶輸了,丟臉丟到全天下麵前,我要是你乾脆一頭撞死算了。”

可惜她嘴裡千萬把刀子卻冇一把能傷到沈寧。

“二嬸好像也有個青梅竹馬的表哥,當初怎麼嫁給了二叔,是不喜歡你那位表哥嗎?”

趙氏瞳孔震動:“你胡說什麼?”

沈寧笑眯眯:“前些日子我偶然間看到二嬸跟一個陌生人在落霞閣喝茶”

“閉嘴,你給我閉嘴!”趙氏惱羞成怒朝沈寧撲過來。

沈寧早有預料,緩緩後退幾步避開她的攻擊,在趙氏要殺人的目光中拍拍屁股走人。

遠遠還能聽到趙氏卑微急切的解釋,至於沈常林,她這二叔可從不是大度之人。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是趙氏非要嘲笑她,那可怪不得沈寧嘴不嚴了。

沈寧難得主動去一趟南鬆堂,一臉‘痛苦委屈’的問候老夫人:“老夫人想必很開心吧,我被人嫌棄了,丟人了,以後怕是根本嫁不出去要老死家中,老夫人素來見不得我好,現在讓你滿意了吧”

老夫人瞪著沈寧半晌冇說話,但劉媽尖叫響徹府邸:“啊,快來人啊,老夫人犯病了”

沈寧捂著臉,擦著眼淚出來,傷心、痛苦、生無可戀。

“看著我倒黴,老夫人竟然情緒激動得犯病,我就知道她見不得我不好,我這麼活著都不知道還有什麼意義咳咳”

哎呀,一不小心演過頭了。

沈寧連忙捂著嘴,生怕嘴角的笑意被人看見。

流螢:“”好陌生的大小姐。

二小姐替嫁這事兒讓大小姐受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症狀已經從生無可戀、破碎淒涼到現在的胡言亂語。

大小姐真是太可憐了。

雖然流螢想錯了,但也大差不差。

演戲真的能令人上癮的,尤其是演誰誰崩潰,那感覺簡直不要太爽。

而且沈寧還悟道了一個道理。

前世她就是太嚴肅太古板了,一根筋的倔強到底,自己給自己壓力,總想著把自己變成大人,把護著弟弟妹妹當成自己的責任,強迫自己穿上鎧甲。

以為自己能扛住所有風雨,無堅不摧。

可實際上她頂多給自己裹了一個雞蛋殼,自以為是這個家的守護神,可最後隨便一個人都能輕易把她捏碎。

年紀輕輕她為什麼要活得那麼累?

沈姝愛誰跟她有什麼關係?反正被折磨虐待的又不是自己。

沈家未來的榮耀跟她有什麼關係?這個家最後又不是給她繼承。

沈毓出人頭地是他自己的事情,不是她這個姐姐的責任,不管他未來有什麼成就,享受的也是他的妻子和兒子。

況且那就是個廢物,根本就飛不起來。

所以,她為什麼要為了彆人的人生折磨自己?

她覺得弟弟妹妹是蠢貨,現在才反應過來,真正最大的蠢貨是自己。

自己給自己套枷鎖,還以為自己多了不起,最後賠上一輩子,落得一身病痛,死得淒涼,簡直蠢透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