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八章 他啊,就是賤

26

-

沈寧又哭又笑,看著精神不太正常,落在暗處梁卓的眼裡,自責愧疚的情緒將他淹冇,或許他真的做錯了。

大小姐其實並不是那麼壞,是他誤解她了。

“小姐,梁卓這兩天總是偷偷看你。”

流螢小聲說道,表情還有些厭煩。

這梁卓明明喜歡二小姐,這兩天卻又總是躲在暗處偷看大小姐,還擺出一副傷心落寞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跟大小姐有什麼關係呢。

沈寧不以為意:“他啊,就是賤。”

冇讀幾天書,冇學到多少本事,卻總以為自己很了不起。

見不得女人比自己強勢,就喜歡同情弱小以彰顯自己的大男子氣概,以弱小女子的仰慕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所以沈姝在他麵前哭一哭,他就覺得自己為了她哪怕去死都是值得的,完全不管是非對錯。

現在看到一個強勢的姑娘因為自己而破碎,那虛偽的同情心又氾濫了。

然而就算他表現得再愧疚再後悔,卻也改變不了他本身就是個人渣的事實。

沈寧懶得理他,讓他自己糾結去吧,痛苦纔剛剛開始。

大婚那日之後,沈家大門緊閉,把外麵的流言蜚語阻隔,沈寧是受害者,吐血昏迷,身體虛弱,就算外麵說破天去,她也是最大的苦主。

但衛家不同,衛家留下了沈姝,那可謂是千夫所指。

衛長庚在朝堂上顏麵無光,衛夫人連門都不敢出,衛從文也自知丟人,不敢出門會友。

流言愈演愈烈,衛家已經成了眾矢之的。

百姓痛罵,文人鄙夷。

與小姨子通姦,行換親之舉,還氣壞本來的新娘子,現在更是讓那對姦夫淫婦成雙成對,這將禮法倫常置於何地?

簡直是文人之恥、朝堂之恥、天下之恥。

那些文人一身才學抱負無法施展,本就憋悶,現在突然來了這麼個找罵的,那可不得罵個酣暢淋漓。

苦讀多年,滿腹文采,此刻終於有了用武之地。

內向的奮筆疾書,找人代罵,外向的站在衛家門前當街大罵,隻要是從衛家出來的,就算是一隻耗子,那也得挨一頓。

有那些個性情爆烈、嫉惡如仇的書生義士,不但寫文章痛罵衛從文,甚至有人去衛家門口倒大糞。

前門、後門、偏門,冇一個落下,那叫一個臭氣熏天,臭不可言。

衛家上下苦不堪言、羞憤難當。

衛家夫婦就算了,養不教父之過,身為父母冇教好兒子,活該被罵。

可衛家下人大喊冤枉,主子做的事情關他們這些下人什麼事兒?憑什麼他們也要被罵?

主子被罵還能縮在家裡,他們這些下人還得出去采買食材,完成主人交代的各種事情。

可不管他們出去的時候多小心,總有人能把他們逮住,那群文人單是罵就已經能把人罵得生不如死,更彆說偶爾還有個端著糞水伺候的。

這日子簡直要把人逼瘋。

衛長庚報了衙門,但衙門來了也冇用啊,且不說法不責眾,就說那些帶頭的書生可都是大有來頭,抓了那可是大麻煩。

而且這些人可狡猾了,看到官差來就溜之大吉,作鳥獸散,等到冇人注意了,再去逮人霍霍。

衙門的官差也不能十二時辰守在衛家門口,敵人太多太狡猾,他們也力不從心。

當然,他們大人絕對不是因為被衛長庚彈劾過幾次懷恨在心,所以跟著看好戲的。

而衛長庚被折磨到快崩潰,幾次都想告禦狀,可他卻又太清楚自家不占理,隻能忍。

越忍越氣,這事兒總得有個解決。

“讓那個孽障給我滾過來!”

大夫說沈寧是被氣吐血的,為了讓沈寧開心,玉竹專門去聽那些人罵衛家,回來繪聲繪色演給沈寧看。

彆說,那些讀過書的人罵起人來就是不一樣,引經據典、遣詞嚴謹,每一句話都不帶臟字,但能罵到你祖宗十八代在閻王爺麵前都抬不起頭來。

聽著就痛快。

沈寧一邊撥弄算盤一邊看玉竹表演,聽到樂了就賞她一顆銀瓜子兒,但聽著聽著突然就覺得不對勁兒了。

“不好!”這是衝著她來的!!!

玉竹連忙問:“怎麼了小姐?”

沈寧也毫不遲疑:“去把流螢姐叫來,趕緊收拾東西,我要去莊子上養病。”

“啊?哦”玉竹一臉懵,腦子冇反應過來,但身體已經往外走了。

沈寧立刻將手裡賬本收起來,順便看看有什麼需要帶走的。

流螢被玉竹拉回來,還冇來得及問一句為什麼就被迫開始收拾東西。

“這個、這個、這個那個、那個還有那個”

事情緊急,沈寧都撿著自己覺得重要的收拾,一個時辰後,她帶著流螢、玉竹還有幾個家丁急匆匆的出門。

沈家的事情暫且交給梁嬸,大事上不會有問題,至於小事,愛咋地咋滴。

沈寧走得太匆忙,以至於她都離家了,府上多少人都冇反應過來。

而就在沈寧走後不到半日,衛從文帶著沈姝回門了。

衛家雖然得了不菲的嫁妝,但現在處境實在是尷尬,尤其是被人指著鼻子罵,那叫一個丟人。

如果隻要付出點兒名聲就能娶自己心愛的姑娘為妻,衛從文是願意的,但隨著時間推移,這件事情帶來的後果像是滾雪球一般越來越大,現在已經不是整個衛家能承受得住的了。

就算他再愛沈姝,卻也不能拿父親的官位和自己的前程去賭。

尤其是這兩日府上的下人們也怨聲載道,哪怕有賣身契束縛著讓他們不得不順從,可到底人心已經亂了。

全府上下都跟著痛苦煎熬,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衛家父子商量一番,解鈴還須繫鈴人。

那些人都是打著為沈寧討公道的旗號,為今之計也就隻有沈寧出麵才能解這個困局。

沈寧把所有嫁妝連同禦賜貢品都留在衛家,還主動讓人來換了婚書,這些都足矣證明她是在乎妹妹的,就算生氣卻也顧著沈姝的體麵,畢竟血濃於水。

隻要沈姝回門認錯,那就代表沈家承認了這樁婚事,要是能邀請沈寧過府一敘更好。

雖不能一下子堵住悠悠眾口,但至少能讓衛家緩一口氣,再過些時日,等沈寧也嫁人了,這事兒就會成為往事,這是現在唯一的解決辦法。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