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九章 還好她跑得快

26

-

自覺做了錯事,沈姝不想回門,但架不住衛從文又哄又請,隻能不情不願的答應了。

“姐姐她現在怕是恨死我了,怎會願意幫我們?”

衛從文倒是不這麼覺得:“你之前不是說了你姐姐親口告訴你她並不是真心想要嫁給我,即是如此,她氣的也並非我們的婚事,而是你瞞著她上花轎。”

“沈寧最是疼愛你和沈毓,隻要你願意向她認錯,求她出麵幫忙,她一定會答應的。”

沈姝想搖頭,但她又覺得有道理,姐姐確實很疼愛她的。

“可可她都被我氣吐血了,她不會那麼輕易原諒我的。”

她也是有自知之明的,這次的事情確實過分了些,那日喜堂之上沈寧的目光彷彿能將她淩遲,每每想起都心驚肉跳,現在她都不敢見沈寧,更彆說求情了。

衛從文這次卻不能順著她了,再不做點兒什麼,衛家可真就要被文人的口水淹冇了。

沈姝很不情願但還是換衣服出來了,她還是捨不得讓衛大哥為難。

然而纔到門口,本來不情願的心情在看到衛夫人準備的那些禮物時瞬間破防。

衛夫人準備的禮物自然不會太貴重,但都是用了心的,全是沈寧喜歡吃的,還有補身體的藥材。

臨出門還千叮萬囑,讓衛從文千萬不能再亂來,要好言好語,還說沈寧最識大體,隻要好好認錯,她一定不會為難之類的。

衛從文現在和父母是一條心,一心想著解決困局,自然冇那心情顧及沈姝,等他跟母親商議完了,一上馬車就看到沈姝坐在那裡垂淚。

沈姝真是傷心極了:“衛大哥你會不會也後悔娶我了?”

衛從文蹙眉:“你又胡思亂想什麼?”

沈姝咬唇,一手揪著衣領,痛不欲生:“我知道我不如姐姐識大體,不如姐姐得爹孃歡心,娘打我罵我都忍了,不接我敬茶,不見我,我也認了,可她怎麼能對姐姐這般熱情,明明現在我纔是你的妻子。”

衛從文:“”他娘對沈寧熱情是為了整個衛家。

明明是自己喜歡的姑娘,明明也是心軟的,可莫名有種說不出的煩躁。

最終還是喜歡戰勝了一切,將人攬過抱在懷中。

“你我已經是夫妻,莫要胡思亂想,娘準備厚禮也是希望你姐能看在她的麵子上幫忙解決這件事情,等風頭過去,你再給娘敬茶,她一定會答應的,何況你的肚子裡說不定已經有了她的孫子,到時候她不知道對你得多好呢。”

得到了安慰,去往沈家這一路,沈姝心情都還算好,然而到了沈家卻得知沈寧去莊子養病了,還恰好就是今天早上出門的。

沈姝瞬間就繃不住了,又怒又委屈:“她就是故意躲著我,我都回來道歉了,她還想怎樣?”

衛從文也皺眉,沈寧不在,這事情可就不好辦了。

沈寧雖然走了,但還是在家裡留了眼線,得知沈姝果真回門,有種劫後餘生的慶幸。

還好她跑得快,不然這個時候就要被噁心了。

不過她不在家,沈姝倒是很輕鬆的就進了家門,去沈寧的住處發了一通脾氣,不想自己下不來台,乾脆拎著禮品去見老夫人了。

女子回門就是見長輩的,她不一定要見姐姐,給老夫人也是一樣的啊,按理來說,她回孃家本來該見的就是祖母和父母,而不是姐姐。

她甚至還把禮品分了一半給二房,二叔也是長輩。

趙氏得了這意外之財並不驚喜,她不見得多恨沈寧,但她一定恨沈姝。

她稀罕沈姝這點兒禮品?

要不是沈姝不知廉恥搶姐夫,現在管家的權力就已經被她拿到手了,整個沈家都是她的,她還缺這三瓜兩棗?

沈姝不要臉搶男人卻害得她到嘴的鴨子飛了,現在還跑回來耀武揚威,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顧忌著衛家,趙氏冇把怨氣擺在明麵上,而是攛掇著衛從文和沈姝跪地敬茶,還讓沈姝站著給她佈菜,名曰教她當媳婦的規矩,以後回去好侍候衛夫人。

沈姝那個腦子殘缺的,竟然真以為趙氏是教她如何討好衛夫人,巴巴的學,一頓飯被人當奴才使喚。

沈寧點了點眉心:“梁卓呢?他們冇遇上?”

小廝連連點頭,笑得幸災樂禍:“遇上了,差點兒就打起來了。”

沈寧挑眉,示意他繼續說。

沈姝回家冇看到沈寧,氣得不行,遇到梁卓之後,下意識就像平日一般有事就找他幫忙,想要他哄。

兩人親近已經成了習慣,梁卓自然是哄著她,解釋說沈寧隻是身體不舒服去靜養,並非是刻意躲她。

沈姝在氣頭上,完全忘記了自己成親這事兒,拿出平日裡的嬌蠻,不依不饒,梁卓也任由她撒氣,一直好聲好氣的哄她。

沈家的人看著他們一起長大,梁卓對沈姝好大家都知道的,但衛從文卻是第一次看到這個場景,瞬間握緊了拳頭。

大婚那日他心裡就有一根刺,但娶到心愛之人的喜悅讓他下意識的忽略掉,然而這根刺現在卻突然紮到了他心口。

沈姝是梁卓幫忙才能上的花轎,梁卓為什麼要幫她?

沈寧說以為沈姝和梁卓兩情相悅,而沈家下人經常看到他們在一起摟摟抱抱。

沈姝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就是毫無顧忌的親近,他以為那是自己獨有的,心裡總是歡喜不已,可若她對其他男人也這樣,那他豈不成了笑話?

事實就是,沈寧他們也許還可能冤枉沈姝,可現在當著他的麵沈姝都快要撲進梁卓懷裡了

“沈姝!”

一臉怒容的衛從文大步過去,一把將沈姝扯回來:“你跟一個下人拉拉扯扯,成何體統?”

梁卓的自尊頓時被踩了一腳:下人?衛從文憑什麼瞧不起他?要不是他幫忙,衛從文怎麼可能娶到沈姝?

兩個男人看著對方,視線廝殺,刀光劍影。

要不是梁叔和梁嬸出來打圓場,當時怕是真得打起來。

後來他們去了老夫人那裡,離開的時候梁卓還親自送了他們出去。

沈姝上了馬車,梁卓站到衛從文麵前,目光不善,放言威脅:“二小姐對你一片真心,衛公子千萬不要辜負了她,要是讓她受了委屈,我不會善罷甘休。”

衛從文字就冷沉的臉現在更是難看:“她是我衛家的少夫人,用不著你一個下人來關心。”

衛從文帶著人走了之後,梁卓恨恨的一拳砸在牆上,據說手都砸出血了。

沈寧在心中拍手,是她想要的精彩。

前世沈姝冇能嫁給衛從文,而是懷了那個人的孩子受儘折磨,衛從文和梁卓這兩個深情的男人不止一次聯手,為沈姝鞍前馬後、傾儘所有,做她最堅定的後盾。

他們總說沈姝是單純善良,是世間最美好的姑娘,值得他們付出一切對她好,甚至不求回報。

然而每次沈姝委屈了,他們心疼沈姝的同時對沈寧的恨意更上一層。

翻來覆去的原因不過是她霸著婚約不讓沈姝嫁給衛從文罷了,說什麼要是當初衛從文和沈姝在一起,她就不會受那些委屈。

沈寧被罵得冤枉,也說不過這兩個瘋子。

跟神經病怎麼能解釋得清道理呢?

索性這一次她讓他們如願,把他們想要得一切‘如果、當初’都幫他們實現。

嘖嘖,她真是太善良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