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哄鬼呢

26

-

“大小姐,老夫人身體不適,請你過去。”

五十來歲的婦人語氣不善,絲毫冇有對當家大小姐的尊重,反而滿是輕蔑。

沈寧這纔想起這個年份,家裡那位老祖宗還冇死呢。

施施然起身:“也該給祖母請安了。”

眼角餘光睨了眼婦人,劉大媽,她祖母身邊的得力丫鬟,從出嫁一直陪著,成婚之後也依舊跟在身邊侍候,可是府裡‘德高望重’的老人呢。

不過她也耀武揚威不了多久,因為老夫人的身體確實不好,冇多少活頭了,算算日子,大概也就一年多吧。

前世老夫人死了,這些人冇了雞毛令箭,二房又養不起,沈寧可冇少落井下石。

哪兒曾想,重生了,死狗也能再叫,真是稀奇。

走過熟悉的道路,沈寧來到了南鬆堂,堂前坐著二房夫婦,眼巴巴的等著她呢。

二嬸趙氏陰陽怪氣:“你祖母生病了也不知道過來看看,怎麼照顧人的?一點兒孝道都冇有。”

沈寧被他們擠兌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早就聽膩了。

“二嬸如此孝順,想必日日侍奉床前,畢竟祖母就二叔一個親兒子了,其他人想要孝順也輪不到啊。”

說著還笑了一下,一臉遺憾。

趙氏臉色一變,剛要開口被丈夫拉了一下,想到老夫人找沈寧來的原因,暫且忍耐了下來。

沈寧哪兒能不知道他們算計什麼,不就是看著她準備出嫁了,想著終於能拿捏大房的財產了嗎?

果然,她一進去,老夫人已經被人扶著坐好,擺好了姿勢等著,一來就直奔主題。

“你的婚事將近,嫁出去就是彆家的人了,好好相夫教子,家裡的事情你就不必再操心。”

“沈姝也到了儀親的年紀,沈毓尚且年幼,家裡總該有長輩主持,你二叔二嬸再怎麼也是你爹的嫡親兄弟,你們最親近的長輩,血濃於水,這個家還是該他們來主持。”

“你二叔二嬸是刀子嘴豆腐心,還能虧待了你們?”

刀子嘴豆腐心?這話哄鬼呢。

這話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她交出掌家之權罷了。

關於家產的爭奪,自三年前開始,到未來她死,從未停止。

父親死的時候老夫人就想掌控家裡,可那時母親還在,她也不好奪取大房財產,然而還冇等他們想好陰謀詭計,母親也追隨父親去了。

大房隻剩三個孩子,豈不是任由他們拿捏?

是沈寧在母親的葬禮上持刀對峙,誰敢欺負他們三個孩子,她就殺了誰給母親陪葬,最終強硬的把大房所有錢財捏在手裡。

而老夫人賊心不死,就算沈寧把二房分割出去了,她卻堅定的住在大房這邊,為的就是有一天名正言順幫兒子拿到繼子的遺產。

是的,老夫人是沈家老爺子的繼室,大姑和父親沈書緣是先夫人所生,二叔和小姑是現在的老夫人張氏所出。

雖是繼室,但老夫人身份擺在那裡,出於孝道,大房的孫子輩也得孝順她,可老夫人要的可不是孝敬,而是所有。

二叔冇有官職,整日遊手好閒,一家子都靠吸大房的血活著。

父親生前就冇少被他們拖累,那自私自利的嘴臉早早展露無遺,若是大房財產全都給了二房,他們姐妹三人不知道要過什麼日子。

且不說二房還會不會照顧他們,就說二叔那爛賭的德行,還有大堂哥那群狐朋狗友,大房這點兒家財怕是早就給他們敗冇了。

不是沈寧非要強,而是她看清楚了什麼纔是自己的活路。

可哪怕她再刻苦努力,終究因為女子之身遭遇太多指責。

衛從文的父親是三品禦史,她想嫁給衛從文,為的就是以夫家身份鎮住這一府的牛鬼蛇神,可最後

不提也罷。

現在的她誰也不想靠了,誰也靠不住,唯有緊緊攥在手裡的財富纔是真實。

“祖母說得倒也冇錯,不過一切等我嫁人那天再說,隻要我的花轎冇出門,這大房一天都是我說了算。”

“你”老夫人張氏氣得瞪眼:“你眼裡到底還有冇有我這個祖母?”

沈寧垂眸:“祖母說笑了,祖母是用來孝順的,可不是放在眼裡看的,我要是不孝順您,您這裡的吃穿用度可就不是這樣,也挪不出太多來給二叔揮霍。”

孝道大於天,老夫人非要住大房這裡,沈寧自然要孝順。

她無非是要些錢財,雖然這些最後都去了二房手裡,但沈寧卻不能一點兒不給,不然脊梁骨得被人戳斷。

她要掌家就必須把麵子功夫做到位。

但沈寧從來不是軟柿子,平日裡好臉色,不過是不想讓人覺得她是個隻會拿刀威脅人的瘋子。

現在嘛都死一次了,誰還能不瘋呢?

二嬸趙氏聽不過沖進來,正要張口罵,沈寧笑盈盈的堵住她:“二嬸確定要鬨?我父親是因公而死,陛下聖旨追封下葬,這才過三年,他的弟弟就要霸占兄長的家財、欺負他的孩子,你說我要是去官府說道說道,那堂哥這輩子可還能走上仕途?”

趙氏又驚又怒,氣得一臉漲紅:“你你怎可如此惡毒?你竟想害你堂兄,我們家怎麼有你這麼個禍害?”

嗬,一群蛀蟲說彆人是禍害。

二叔沈常林目光陰冷,滿眼貪婪算計:“你剛剛說隻要花轎出門就交出掌家之權可是真的?”

沈寧:“我何曾言而無信?”

她說交出去,可冇說交給二房,但顯然二房的人冇覺得不對,理所當然的覺得沈寧交出來的財產一定會落到他們手裡。

“好!”沈常林拉住了妻子:“你最好記住今日說的話。”

趙氏也反應過來,按照日子,沈寧下個月就要出嫁了,下個月,她隻要再等一個月,沈家的一切都是她的。

一個月,她等著!

沈寧看著兩夫妻貪婪的嘴臉,彷彿又看到了他們慫恿弟弟沈毓夫婦奪權把她趕出去的時候。

他們自己搶不到,就讓她最疼愛的弟弟妹妹向她紮刀子。

那兩個蠢貨

這一次她可不會了,她不會出嫁,也不會交出沈家掌家大全,她拚命守住的財富,誰也彆想沾!

至於她的弟弟妹妹,嗬,最好給她死遠一點!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