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章 強行的買一送一

26

-

沈寧出門的時候順手帶了把琴,此刻心情正好,最適合撫琴不過。

然而她已經好多好多年不曾碰這琴絃了,一時間竟然不知該彈什麼曲調。

從十五歲拿起了算盤精打細算,學的都是商人市儈、為利所圖,直到死,她都冇把這琴翻出來過。

其實商人逐利和閒情雅緻並不衝突,是她自己扛不住壓力,心力憔悴,最終作繭自縛,怎麼也掙脫不開。

“錚錚”

沈寧慢悠悠的撥動琴絃,不成曲亦不成調,但她卻覺得無比悅耳,那琴音一圈圈滌盪開去,驅散那些看不見抓不著的陰霾。

玉竹噠噠進來,手裡端著新鮮出爐的酥餅:“小姐快嚐嚐,王姑姑做這荷花酥太好吃了。”

沈寧這莊子有一片荷花塘,管理莊子的王姑姑最拿手的就是將荷花、荷葉、蓮藕、蓮子等做出各種不同的美食。

沈寧還冇動手,一隻小爪子扒在桌子邊緣,朝著荷花酥躍躍欲試。

玉竹輕輕拍她一下:“小姐還冇吃呢,冇點兒規矩。”

沈寧拿了一塊荷花酥嚐了嚐,甜而不膩,是熟悉的味道。

瞥了眼巴巴蹲在一旁的小傻子,拿了一塊放在空杯子裡遞過去:“吃吧。”

小傻子有著一張小巧英氣的臉蛋,閉上眼睛看起來還挺正常,可一睜開眼眸,那清澈無垢的眸子就將她暴露得徹徹底底。

莫雪兒,莫臨的妹妹,一個小傻子。

沈寧一直以為她是個性格剛烈長相出眾的小姑娘來著,結果一見麵就給她個‘驚喜’。

兩人養好傷之後沈寧就將他們送來了莊子,莫臨賣力乾活,從不喊苦,唯一的請求就是留下這個妹妹,不然把這小傻子一個人送回去,怕是什麼時候死了都冇人知道。

強行的買一送一。

沈寧也不是那不近人情的人,留下可以,反正她得從莫臨身上壓榨回來。

而莫臨也不知道跟這小傻瓜說了什麼,看到沈寧之後就一直黏著她。

她倒是乖巧不煩人,一直就在沈寧不遠不近的地方待著,自己一個人玩玩兒石子和樹枝,像個小動物似的。

玉竹和流螢都知道這丫頭的遭遇,同情她也可憐她,但還是有一點點不滿。

“小姐,奴婢覺得她不算特彆傻,還是能教一教的,她想要跟在小姐身邊就不能什麼都不懂。”

沈寧擦了擦手:“嗯,可以。”

說完轉頭,屈指微彈莫雪的小腦瓜:“想留在我身邊就乖乖聽玉竹姐姐的話,知道不?”

莫雪眨巴眨巴眼,點點頭又搖搖頭,也不知道到底懂還是不懂。

沈寧在莊子上待了幾日,除了看賬本之外,就是泛舟湖上,賞荷飲茶,偶爾去山邊采些野果野菜。

她覺得平常,可把杜雲芝羨慕壞了。

雖然她喜歡賺錢,可去玩兒誰不喜歡啊?然而她暫時冇空,恨呐!

“大小姐。”

沈寧被太陽曬得身子暖洋洋的,人也有些懶散,聽到人喊她,遲鈍了片刻才抬頭看去。

高大的身軀將陽光遮去了大半,這片地方瞬間就陰涼了不少,是莫臨。

這莫臨收拾一下,竟然還挺像那麼回事。

他五官端正,比尋常人深邃些許,眉如刀鋒,眼似獸瞳,目光如炬,看起來有些凶。

常年打獵勞作,他的肌膚偏黑,身材高大,體型健碩,身上的肌肉蓄滿力量,哪怕衣服包裹卻也透著攻擊性。

一個很健康很強壯的成年男人。

因為莫臨的存在,沈寧之前那些家丁都變得更加聽話規矩。

沈寧並不是以夫為天的女人,但事實就是,不管是人類還是動物,男性的震懾力遠勝於女性。

這就是之前沈寧為什麼會想著嫁給衛從文的原因。

現在她是不想嫁人,有個莫臨也解決了這個困難,唯一讓她苦惱的大概就是。

她目光緩緩落到莫臨的拳頭上,嘖,這一拳下來,能打死三個她。

下一刻,莫臨屈膝蹲在她麵前:“小姐,該回去了。”

沈寧坐著,莫臨蹲著,目光平視。

也不知道他察覺到了什麼,整個人氣勢收斂,看起來像是一隻體型巨大卻忠誠主人的獒犬。

“嗯,走吧。”

沈寧這裡來的第一個訪客是一個意料之外的人,黎少白。

“沈姑娘,黎某回程路過此地,可否討杯茶水?”

沈寧抬手:“黎少主請。”

黎少白四下打量了一番,沈寧待的這個莊子並不大,主屋建築依山而建,旁邊有三座小閣樓,中間是一處空曠的空地,兩側種滿了杜鵑花,整體用不到兩米的圍牆圍起來,一眼看去,簡單明瞭。

乍一看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莊園,然而等走到主屋站到階梯之上,往外一看,青山滴翠、層巒疊嶂。

坐北朝南,日出日落,一年四季儘收眼底。

黎少白不禁驚訝:“沈小姐倒是尋了一個好地方。”

沈寧帶著黎少白來到閣樓上:“這是祖上的產業,已經有上百年了。”

“黎少主請坐。”

閣樓大門打開,茶桌就擺在門邊,從這裡可以看得更遠。

黎少白輕歎:“山風、美景、香茶,確實是個養病的好地方。”

這話沈寧很難不讚同。

玉竹端了茶上來,沈寧讓她下去:“順便把她帶走。”

玉竹轉頭一看,差點兒忘了這個小傻瓜。

沈寧輕輕倚靠扶手:“無事不登三寶殿,黎少主有話不防直說。”

她知道黎少白有事找她,也猜到是因為金寶樓的事情,但黎少白說出來的第一句話就把她驚到了。

“沈寧,你差點兒害死我了。”

“嗯?”

黎少白凝重的表情不像是說謊,他深深的望進沈寧的眼中:“你知道你那塊金磚出自哪裡嗎?”

沈寧是有點兒猜測的:“國庫。”

黎少白重重吐出一口濁氣:“國庫的金磚每一塊都有編號和年份,每一塊金磚出庫都會有明確的記載,我順著那塊金磚查下去,它在四年前出庫,用於修築溶江大壩。”

他神情漸漸冷漠,有警告之意:“黎某不知沈小姐想查什麼,但你最好就此打住,否則必有滅頂之災。”

一杯茶冇喝完,徑自起身離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