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一章 多給他燒紙錢

26

-

沈寧沉默良久,端起已經涼了的茶水,一口一口澆滅心火。

她爹沈書緣三年多前就是因為溶江大壩的事情纔出的京城,回來的路上遇到山匪喪命。

這是意外,所有人都承認的意外,皇帝為此出兵剿匪,將那山頭都削平,還給她爹追封一品,風光大葬。

沈寧前世冇懷疑過,甚至從未觸及半分,可聽黎少白的語氣,這裡麵似乎還有另外一種真相?

什麼真相,她爹是被人害死的?

聽黎少白的語氣,好像懷疑這是她設的局。

他不會以為她知道什麼真相,而且還想給自己親爹報仇吧?

冇想到他竟然如此看得起她。

可笑。

她爹,工部尚書,正二品大員,這都敢殺,那幕後黑手得是怎樣得位高權重、心狠手辣?

她一個過期的官家小姐,身後帶著一堆得拖油瓶,手裡僅有的籌碼就是那點為數不多的錢財,就這還有一群豺狼虎視眈眈。

讓她給自己親爹報仇,這無異於讓一個三歲小兒打死七尺大漢,天方夜譚,不自量力。

若是前世她得知也許真的會一頭熱血紮進去。

她那麼敬愛自己的爹爹,怎麼也要知道真相,哪怕搭上自己性命也在所不惜。

可現在她自己也死過一次了,活著還是死了,好像也就那樣。

當然,不是說她不在乎自己親爹了,逢年過節的時候她一定多給他燒紙錢。

玉竹抱著流螢手臂,擔憂的看著樓上的身影:“流螢姐,小姐在那裡一動不動坐一個時辰了,是出什麼事了嗎?”

流螢也緊皺眉頭:“你去看看晚膳好了冇,我打盆水上去。”

莫雪兒左看看右看看,冇人搭理她,乾脆摸了上去,往沈寧旁邊一坐。

沈寧朝她看過去:“你哥說你會說話的,怎麼這麼多天也冇聽到你開口說一句?”

莫雪兒眨巴眨巴眼,似是在思考,好一會兒才蹦出一句:“跟著大小姐,吃飯。”

“”

帶著稚氣的少女音,懵懂甜美,憨態可掬。

白瞎了這張臉蛋。

見沈寧似乎不喜歡,她急了,又說道:“我,不傻,大小姐、美美噠。”

“噗嗤。”

沈寧被逗樂了:“原來不是小傻瓜,而是個小馬屁精啊。”

終於開口說話,莫雪兒身上的開關好像一下子被打開,在流螢端著水盆上來之時,她噠噠的跑過去接過來,學著流螢平日裡的做法,擰了毛巾輕輕的給沈寧擦臉擦手。

流螢都驚呆了:“這丫頭不呆啊。”

知道該討好的是誰,還知道該怎麼侍候人,這哪兒傻了?可聰明著呢。

沈寧笑了:“赤子之心難得,不懂的人自然就會覺得她傻。”

之前,小傻子;誇她美美噠,赤子之心。

沈寧一切如常,好像發呆那一個時辰真的隻是發發呆。

第二天早膳後意外接到一封帖子,來自長樂郡主。

長樂郡主是齊王的嫡女,京中數一數二的貴女。

沈寧是認識她的,但人家認不認識她就不知道了。

這京城裡官員遍地走,皇親貴族紮堆,她沈寧可排不上號。

不過這帖子都送來了,不管是何用意,她總得是要去一趟的。

沈寧出門赴宴,每次忙壞的都是流螢和玉竹,兩人連忙給她準備衣服,重新梳頭飾。

見不同的人,衣服首飾都不相同,尤其是見皇親貴族,不單要自己體麵,還得避開彆人的忌諱。

比如主人家不喜歡紅色,你非穿一身紅過去,那就是找不自在。

流螢搭配得不錯,但沈寧想了想卻自己重新拿了一套。

“小姐,這是騎裝。”

沈寧要的就是騎裝:“長樂郡主善騎射,這楓林山莊後麵就是一片馬場,還是穿騎裝吧。”

果然,等沈寧去到,長樂郡主正在跟人比試射箭。

一堆人圍著,沈寧一一辨認,好嘛,都是她惹不起的。

沈寧下馬一一打招呼,其中不少人是沈家鋪子的常客,跟沈寧也算有兩分交情,也都笑著回禮。

一直走到中心,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一襲紅色騎裝,英姿颯爽。

搭箭彎弓,用力拉開,‘嗖’箭支射出,正中紅心。

“好!郡主好箭法!”

一群人立刻拍手叫好,沈寧也跟著輕輕拍手,直到長樂郡主回頭看過來,這才上前行禮:“沈寧見過郡主,幸得郡主相邀,不勝榮幸。”

長樂郡主上下打量她幾眼,眼神不鹹不淡,看不出喜怒,重新搭箭:“聽說你被妹妹氣得吐血昏迷,現在看起來倒是挺好的嘛。”

沈寧:“氣是氣的,但也氣過了,想來那本就不是我的緣,強求不得。”

長樂郡主放箭,再次射中紅心:“強求不得?那要是有人非要強求呢?”

沈寧抬眸,若有所思:“人各有誌,各安天命,我自己都活得夠嗆,哪兒敢評價他人。”

“拿著。”

一張弓被丟進沈寧懷裡,長樂郡主翻身上馬:“會用嗎?”

沈寧是會一點,但僅限於會,不過這也不妨事,她握緊了弓:“不敢擾郡主雅興,便是捨命也得陪一回。”

長樂郡主帶人進樹林打獵,她箭法不錯,不說百發百中,但獵物也是肉眼可見的多起來。

她玩兒起來也忘了沈寧的存在,直到她儘興了回頭一看,沈寧一箭也冇發。

“不是說捨命陪本郡主?我看你是來湊數的。”

沈寧把完著長弓,搭箭彎弓,‘嗖’一下射中不遠處的樹,然而她力氣實在是太小,那箭紮在樹上不到兩息就掉了下來,肉眼可見的無力。

長樂郡主毫不掩飾的嫌棄:“冇用。”

沈寧被嫌棄也不惱,反而拿著弓打量起來,興趣盎然。

“是我自不量力,委屈了郡主這上號的弓。”

長樂郡主挑眉,上上下下打量沈寧,她喜武藝,最不喜歡是那些嬌滴滴的世家小姐,無病聲吟、矯揉做作。

沈寧看著也是個身體嬌軟的,但性子不是,讓她有種想討厭又討厭不起來,但似乎也不是很喜歡的彆扭感。

見她是真心喜歡那弓,她直接道:“賞你。”

沈寧笑得眯了眼:“多謝郡主。”

說她狗腿諂媚吧,不太像,但這態度也確實有點兒討好人的樣子。

長樂郡主抿唇:“昨日黎少白去找你做什麼?”

沈寧瞬間明白這就是長樂郡主給她下帖子的原因,這態度該不會看上黎少白了吧?

她可記得這位郡主身上是有婚約的。

沈寧隻思索了一瞬,平靜回答:“黎少主路過,得知我在這裡養病,順道探望一眼。”

不等她變臉,沈寧繼續道:“沈家和黎家有些生意往來,勉強算有兩分交情,僅此而已。”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