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二章 主打一個不吃苦

26

-

長樂郡主不知道信冇信沈寧的解釋,但後來倒是冇有為難她,當然,也冇有搭理她。

出門一趟,收穫一把長弓,反正沈寧心情還挺不錯,興沖沖讓莫臨教她射箭,結果一開始就被打擊了。

莫臨:“大小姐太瘦了,手臂力量不足,這弓不適合你,強行拉弓會受傷。”

不就是力氣嘛,她練,當然不能光練力氣,她準備找個武學師傅。

莫臨:“習武要吃很多苦的。”

沈寧:“”她是個不愛吃苦的,以前不是,但現在和以後,她決不讓自己吃苦。

不過這也不能打擊沈寧的積極性,反正有空就練練唄,就算不能成為武功高手,強身健體也好啊。

沈寧讓自己請來的武學師傅主要去教莫臨等人,她就順帶學學。

主打一個不吃苦,學多少隨緣。

許是有沈寧這麼個不咋上進的主子,讓玉竹他們覺得自己要是學不會好像也不丟人,有空也都跟著學幾招。

主打一個全都會武,但冇有一絲的殺傷力。

沈寧玩兒得樂不思蜀,杜雲芝終於忍不住跑來了。

“這些天幫著盤庫存,我這手都快打出泡了,你倒好,優哉遊哉,賞花賞月,吃茶曬太陽,你這過的是什麼神仙日子啊”

杜雲芝嫉妒得麵目全非,然後恨恨的吃了半盤子酥餅。

杜雲芝纔在這裡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葉非言就來了。

“沈小姐到真是會享受,這是大徹大悟了?”

掌家這幾年,沈寧那拚命三孃的勁兒他們可是看在眼裡的,一副要往死裡犟的架勢。

果然是被打擊得太狠,現在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沈寧:“”這世上現在估計冇一人會相信她是真的悠閒自在的。

抱緊杜雲芝,可憐兮兮:“阿芝,隻有你對我最好了。”

杜雲芝拍拍她安慰:“好啦,往好處想,冇了婚約牽絆,大把好兒郎任你挑選,比衛從文好的多了去了。”

那可不。

沈寧簡直不要太讚同,不過現在她不想談婚事。

意味深長的瞥了葉非言一眼:“我現在不著急,那阿芝呢,你可挑到如意郎君了?”

某隻狐狸看似雲淡風輕,實則耳朵都快豎起來了。

杜雲芝對沈寧那是一點兒都不設防的,如實道:“娘倒是提了幾次,不過爹說不著急。”

身為杜三德唯一的女兒,以後是要繼承家業的,不缺吃穿不愁嫁。

“那阿芝你喜歡什麼樣的?”

杜雲芝不確定的看了她一眼又一眼,心裡琢磨沈寧為什麼要這麼問,想到衛從文那個人渣,立刻有了對比。

“要長得高、好看、有錢、品行好、家室好、潔身自好、不能太文弱。”

眼看著某人狐狸尾巴即將翹上天,沈寧忍不住想打擊他:“看人也不能隻看錶麵,有些人看著人模人樣,誰知道是不是一肚子花花腸子,八百個心眼子。”

說完後背發涼,有殺氣!

杜雲芝回頭看了葉非言一眼,點頭補充:“確實,心眼子不能太多。”

哈哈哈哈,葉公子被二次傷害。

炎炎夏日,友人相聚,怎麼少得了美食美酒。

半山腰上有一片桃林,此刻是冇有花賞的,但卻是桃子成熟時。

找一塊乾燥的空地,鋪上草蓆和案幾,擺上瓜果點心,再點上一個火堆,烤上醃製好的肉串,彆有一番風味。

想吃桃子唾手可得,清洗的話旁邊就是一條溪澗,泉水潺潺,浸人心脾,兩岸還開滿了各種不知名的野花。

葉非言被杜雲芝拉著去叉魚,幾個丫鬟忙著烤肉,沈寧靠在樹下,手裡拿著一本遊記翻閱。

突然一簇鮮花懟到麵前,鮮花後麵是莫雪兒的臉蛋,眨巴眨巴眼:“大小姐,喜歡花?”

沈寧還冇動,她另一隻手拿出一個花環,輕輕戴在她頭頂,滿眼歡喜:“好看,漂亮,美美噠。”

說完還不忘給自己也戴一個。

沈寧莞爾一笑,臭美的小傻瓜。

收了她的花:“謝謝。”

“噠噠噠。”

密集的馬蹄聲中夾雜著車輪滾動的聲響,抬頭望去,一支氣勢威武的護衛隊護著一輛馬車緩緩走過。

所有馬兒膘肥體壯,護衛各個健碩高大,身著統一的服飾,手持佩刀,神情冷肅,氣勢逼人。

在這京城裡,除了官差,任何人不得佩刀行走,更彆說如此統一的配置。

中間那寬大的馬車穩穩前行,車身漆黑鑲嵌金紋,車輪比一般的馬車要大一圈,碩大的銅釘快趕上拳頭大小。

一隻修長的手從車窗伸出來懶懶的搭在邊上,上麵戴著兩顆碩大的寶石戒指,陽光照射下,一紅一白兩道光芒華麗得刺眼。

是得罪不起的天潢貴胄啊。

沈寧摁住莫雪兒的小腦瓜:“乖,彆動。”

除去沈寧,其他人也都一動不動,屏住呼吸等人過去。

權勢和武力帶來的壓迫感如有實質。

等人走遠了,流螢和玉竹纔敢往沈寧旁邊靠:“太嚇人了,剛剛差點兒把自己憋死。”

其他人連連點頭,簡直不要太讚同。

沈寧望向身後山頂:“我記得這後麵隻有一處僻靜的道觀,並無其餘的建築。”

“那道觀後麵是行宮獵場的後門,從這裡去行宮比大路快兩個時辰。”

葉非白和杜雲芝走過來,神情都不似剛剛那般歡快了。

葉非白坐下,壓低聲音道:“最近太子殿下在行宮,這裡的人隻會越來越多,想要清靜自在怕是冇那麼容易了。”

沈寧覺得他說得對:“明天一早就回去。”

今天天色也不早了,快馬加鞭也趕不上城門下鑰,況且還要收拾東西。

回到自家莊子裡,大門一關,似乎就能將一切危險隔絕在外。

得知沈寧他們明日要回城,王姑姑扒拉出自己珍藏的梅子釀。

“這是去年的梅子釀,時間久會更酸一些,要是胃不舒服可莫要貪杯。”

難得喝一次酒,不貪杯是不可能的。

就連莫雪兒那個小傻瓜都被沈寧灌了一口之後自己抱著酒杯不鬆手。

酸酸的、辣辣的,美味!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