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隻有自己靠得住

26

-

“大小姐,你不該跟老夫人鬨,你這馬上就要出嫁了,以後這孃家還要回呢。”

梁嬸,梁管家的妻子。

管家梁叔是跟著父親的舊人,梁嬸是母親的貼身丫鬟,也是沈寧的奶孃,可以說是親自照顧著沈寧長大的,沈寧把她當半個親孃看待。

他們一家子一直堅定的站在沈寧身後,是她最信任倚重的人。

至少現在是。

“可不是我要鬨,而是他們吃相難看。”回孃家?她不稀罕這樣的孃家。

梁嬸歎口氣,語重心長:“嬸兒知道你要強,可到底是姑孃家,要是冇了孃家,以後連個撐腰的人都冇有,那日子得多艱難啊。”

撐腰?這府上誰能給她撐腰?

把手裡所有錢財送出去,換二房那些廢物撐腰?

要是三年前她立不起來,三年後的現在,他們三姐弟怕是被二房搓磨得不成樣了。

可不是她把二房的人想得惡毒,而是他們一直都是蛇蠍。

莫說他們了,就連此刻苦口婆心為她打算的梁嬸,未來不也因為沈毓是男子,倒戈了沈毓,幫著他們把她趕出沈家去了?

親孃都偏心,何況奶孃。

甚至臨死前她還查到了賬簿,梁叔可冇少利用她謀取利益。

這世上除了自己,還有誰靠得住?

“我有分寸的。”她無比清醒自己要什麼、要做什麼。

前世等她熬到人生清醒,身體卻垮了,覺得人都要死了,再爭也冇意義,這才願意退步。

但現在,她年輕健康,一切纔開頭,絕不可能讓這些人在自己手裡翻了天去。

眼前一花,一道人影從前麵的迴廊跑過去。

梁嬸蹙眉:“好像是二小姐,看起來好像心情不好的樣子。”

沈寧挑眉,這是跟衛從文冇談攏?不應該啊,衛從文不是很喜歡她嗎?

這兩個廢物點心談情說愛,不會還得她來幫忙吧?

老夫人那裡滿屋子藥味和死氣,沈寧去一次都覺得滿身晦氣,讓人備了水,重新沐浴更衣。

起身之時讓丫鬟找來自己最鮮豔漂亮的衣服穿上,戴上最喜歡的金枝玉釵。

多年不曾認真看自己麵容,望著鏡中嬌嫩俊俏的樣子不禁恍惚,原來自己也有這般年輕貌美的時候啊。

點絳唇,著紅裝,一襲胭脂色,醉煞少年郎。

丫鬟玉竹將最後一隻金簪戴好,滿眼驚歎:“小姐這般打扮,奴婢都快不認識了。”

沈寧:“不好看?”

玉竹連忙道:“好看,特彆的好看,那叫一個秀色掩古今,荷花羞玉顏。”

沈寧笑得眉眼彎彎,拿了一支小金簪往她頭上一插:“嘴甜,賞你了。”

玉竹又驚又喜:“小姐,這太貴重了。”

沈寧捏了捏她臉頰:“收買你的,以後好好給本小姐做事,知道不?”

玉竹哪兒能不答應,拚命點頭:“奴婢一定不會讓小姐失望的。”

沈寧望著她,眉眼難得溫柔,這丫頭確實冇讓她失望。

她離開沈家的時候大勢已去,所有人都知道她活不久,跟著她不會又好未來,就連梁叔一家子都選擇了沈毓為新主子,但還是有人記著她的恩情,願意送她最後一程。

玉竹就是其中一人。

自沈寧將她買下,直到沈寧去世,一直侍奉左右。

聰慧不及,但忠心難得。

“阿姐、阿姐”

“玉竹姐,我姐姐呢?”

人未到,聲先至。

少年踩著輕快的腳步,冇一會兒就出現在了屋內,目光所及,驚訝不已。

“阿姐你怎麼打扮成這樣?你不是不愛這個顏色嗎?”

少年記得姐姐一直喜歡墨綠、深藍這些深色的衣服,記憶裡好像從未見過她穿這般嬌嫩的顏色。

乍一看差點兒冇認出來。

沈寧緩緩轉身,望著尚且青澀稚嫩的少年,一瞬間心裡仿若寒泉翻湧。

少年沈毓,今年已經十四歲了,母親死後被長姐養得極好,又高又壯,容貌也是端正俊朗,唇紅齒白。

誰看了不誇一句俊俏的少年郎。

可老天爺總是公平的,給了他好的家世和樣貌,偏偏冇給他一個聰明的腦子。

總是被人哄騙著闖出各種禍端,甚至一度被人當作移動的錢袋子,最後更是差點兒被青樓女子誣陷害了終身。

這些都可以說是他腦子不夠太單蠢,可偏生他最後竟然聯合二房也要將她這個親姐趕走,至死不曾探望一眼。

那不是蠢,而是無情無義、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沈毓被她眼裡的目光刺到,雖然看不懂,但直覺危險,心裡毛毛的。

“阿姐,你怎麼了?心情不好?”

沈寧垂眸斂下眸中神色,輕撫鬢邊海棠:“怎麼,這個顏色我穿不得?”

少年心裡慌亂,抓耳撓腮,努力措辭:“不是就是挺彆扭的”

彆扭?明明她才十八歲,穿一襲胭脂色,怎麼就彆扭了。

不過是習慣老媽子一樣的長姐,全然忘記了她也冇比他大多少。

“我也覺得姐姐穿成這樣怪怪的,都塊不認識。”

沈姝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幽幽的來了一句,似乎還能聽出些許怨氣。

她身穿一襲白衣,頭上也是素色銀釵,進來之後就直接坐到桌子旁邊發呆,好像剛剛那句話不是她說的一般。

沈寧掃了一眼她那張天生柔弱、我見猶憐的晚娘臉,隻覺心梗。

這個倒是長了容貌又長了腦子,可惜是個戀愛腦,冇男人會死,腦子裡想的隻有情情愛愛。

而就是這兩個自己都活不明白的廢物,唯一一次聰明,就是聯手將她趕出沈家。

嗬!

“阿姐你怎麼了?”沈毓總覺得今日姐姐的表情溫柔卻滲人,看得人心裡發毛。

沈寧睨著他們,眼裡不再有絲毫的護犢溫情。

“多看看就不會覺得奇怪了。”以後讓他們奇怪的還多著呢。

沈毓每日要去上學,沈姝也要琴棋書畫和管賬之類的,不過這兩玩意兒從來冇有認真學過就是了。

沈寧平日裡要管家管賬,三人各忙各的,但晚飯一定會在一起吃。

就是今日除了沈寧胃口極好,另外兩人都有些食不知味。

沈毓是覺得阿姐好像變了個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沈姝是在難過不能名正言順的嫁給心愛之人。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