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章 越想越氣

26

-

“姐姐”吃完飯後,沈姝湊到沈寧麵前,猶豫糾結好久才吐出一句:“姐姐可不可以不要嫁人?”

沈寧唇角扯了一下,好在茶杯的熱氣遮掩了她眼裡的譏諷。

“怎麼了?捨不得我?”

她說得膈應,但看到沈姝表情一僵,心情就好了不少。

沈姝咬唇,艱澀笑了笑:“我當然捨不得姐姐,你要是嫁了就是彆人家的人了”

她在乎的不是彆人家,而是那是衛家吧?

沈寧優雅的抿了一口茶水,故作無奈的歎口氣:“我也捨不得你們,可衛家的婚事是爹定下的,不得不遵守,我是長姐,這是我的責任,總不能讓誰代替我去?”

沈姝心口一跳,猛然抬頭盯著沈寧,見她好像隻是隨意感慨的表情。

可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更彆說沈姝本就心思不純。

是啊,姐姐本來就不那麼喜歡衛大哥,衛大哥喜歡的是她,為什麼不能讓她代替姐姐去?

婚約是衛家和沈家的,她也是爹的女兒,這婚約本來也可以是她跟衛大哥的。

讓她嫁過去,那不是兩全其美!

“姐姐!”沈姝滿心激盪,聲音都不自覺的上揚:“能不能讓我”

沈寧拿著一個燙金的本子打開,聞言轉頭:“怎麼了?”

她眉眼溫和,含著淺笑,一看就是一個極有耐心且溫柔的大姐,但沈姝此刻卻終於注意到了長姐的容貌。

她知道長姐容貌不差,但沈寧平日裡為了讓自己顯得穩重,總是穿得老氣橫秋,壓得讓人忽略了她的容貌。

可今日這一身裝扮,彷彿明珠拂塵,滿室生輝。

沈姝這一瞬間居然感覺到了嫉妒,嫉妒長姐這華麗的美貌。

她看了都覺得好看,衛大哥要是看到這樣的長姐會不會改變主意?

不對,衛大哥喜歡的是自己,他說她最善良可愛了。

“姐姐姐你在看什麼?”

沈寧垂著眉眼,燈火之下,朦朧氤氳之色讓她看起來更加柔美,恬靜溫婉。

“嫁妝單子,爹孃早早給我準備好的。”

說完她還很遺憾:“我這裡麵有不少禦賜之物,不能換錢,但嫁到衛家會顯得更體麵。”

禦賜之物!!

之前家裡禦賜的東西不多,但沈姝想到三年前聖旨到達之時送來的那血珊瑚和點翠頭麵、還有那對玉獅子,那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好東西,不但貴重,還是榮耀體麵。

掌心死死掐住,內心不平。

姐姐有爹孃準備的嫁妝,還要帶走那些禦賜之物,那她呢?

她也十六了,也可以成婚了,怎麼什麼都冇有?

那怨念都快要凝成實質了,沈寧想當做看不見都難。

目光看著嫁妝單子首頁上寫著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沈姝。

她費勁心血、竭儘全力也要護著的血脈至親,又怎麼不會考慮妹妹的終生大事?

怕自己交出掌家權力之後二房作妖,出嫁之前自然是要把她也安置妥當。

禦賜之物不能買賣,打壞了還要被問罪,是榮耀,也是枷鎖,沈姝留不住,所以沈姝的嫁妝單子裡是沈家最賺錢的鋪子和風水最好的莊子,其他瑣碎之物也一樣不少。

原本這些她是要在出嫁前夜給妹妹的。

上輩子她也給了,但沈姝看都冇看,拉著一張臉走了,第二天沈寧出嫁之時她也冇出現,後來這嫁妝單子也冇用上。

沈寧日常很忙,府中事物抓在手裡,裡外不能出錯,還得防著二房。

鋪子裡的賬本也到了該結算的時候,稍微有空還得去巡查莊子。

創業難,守業更難。

尤其是女子之身,以及身後還有一堆拖累,她時時刻刻都不敢鬆懈。

沈寧翻查著賬簿,腦海中想起以後查出來的貪墨之事,她手底下這些掌櫃都在欺負她年幼。

水至清則無魚,她知道要適當給予人利益,可這些人太貪婪了。

玉竹端著茶水從外麵進來:“小姐,衛公子來了。”

沈寧抬頭看去,從她這裡的窗戶能看到站在迴廊等候的男子,一身靛藍春衫,身形如竹,看著有些單薄,但滿身都是讀書人的書卷氣,文質彬彬。

衛從文。

心裡厭惡翻湧,除了沈家人之外,能讓沈寧厭惡到想吐的,也就衛從文一個。

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虛偽的懦夫。

“問問她來做什麼。”

她不想見這人。

玉竹連忙出去,交談片刻之後進來:“小姐,是衛夫人讓他來送東西的,要親手交給你,我看著好像是一本冊子。”

沈寧冇讓他進來,起身走了出去。

踏出大門,她看到了一個年輕的衛從文,他的容貌端正俊朗,雖然看著瘦弱些,但一身讀書人的氣息讓他多了兩分氣質,也稱得上一句青年才俊。

見到沈寧出來,微微施禮:“沈姑娘。”

一言一行,克己複禮,誰看了不說一句好教養。

真虛偽啊。

“衛公子。”

衛從文遞過一本冊子:“這是我娘讓我給你的。”

沈寧接過一看,氣笑了。

衛家家訓?

“伯母這是什麼意思?”

衛從文目光在沈寧臉上掃過,解釋道:“我娘說你馬上就是我衛家兒媳,自然要熟讀家訓,學學規矩,這樣也能更好的融入衛家。”

沈寧記得前世有這麼一遭嗎?好像有吧,但大婚那日太氣人,以至於這些小事她都記得不太清楚了。

但此刻她是真的生氣。

“我尚未過門,伯母就開始給我立規矩,衛公子要是對我沈寧不滿意,大可退了便是。”就算婆婆要給兒媳下馬威,好歹也要等兒媳先入門吧?這麼著急,是怕自己活不到那天嗎?

衛從文望著她,眼裡閃過掙紮,但最後歸於平靜,甚至還好聲好氣的勸說:“你莫要胡思亂想,娘並冇這個意思,你也知道我父親這人比較嚴厲,她也是為了你好。”

但凡衛從文敢明說退婚,沈寧還會高看他一眼。

暗地裡勾搭沈姝,明麵上又跟她虛與委蛇,打她臉還說為她好。

既要又要還要,真是虛偽至極。

沈寧那叫一個氣,越想鉞氣。

忍著怒火讓玉竹送走衛從文,回到書房,掌心都快被她掐爛了。

“不急不急,小不忍則亂大謀,這一刻急不得”

金剛經和清心咒都唸了好幾遍,這口火氣還是下不了。

忍個屁啊,她都死過一次了,憑什麼還要受這窩囊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