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五章 套麻袋

26

-

沈寧帶著丫鬟玉竹躲在西門的一個假山後麵,一手麻袋,一手木棍。

“小姐,咱們來這兒乾嘛啊?”

玉竹蹲在地上,小臉紅撲撲的,不是熱,是被蚊子咬了,還不止一個包。

小姐急匆匆的讓她找了麻袋和木棍,帶著她來這裡蹲著,行為奇怪就算了,還不準戴任何首飾和香包,那些蚊子就跟狼見了肉一般,拚命的撲過來。

沈寧攥緊手中木棍,忍住冇去撓,小不忍則亂大謀,她就不信了。

兩人蹲了足足兩刻鐘,快要被蚊子吃了,終於

“來了!”

什麼來了?

一道腳步聲由遠及近,玉竹還冇看清來人,沈寧已經一把扯了麻袋,從頭給人套下去,然後舉起棍子狠狠的砸。

“什麼人?乾什麼?誰?啊為什麼打我,啊!!!!”

是個男人,聲音聽著還耳熟。

玉竹就愣了一下,看著小姐大人打得起勁,想也不想拿起另外一個棍子加入。

主仆二人誰都冇說話,憋著一口氣狠狠的砸,全程隻有棍子打人的悶聲和男人的慘叫。

“啊,彆打我了,彆打了啊!”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我是衛家大少啊你們大小姐的啊”

玉竹懵了,衛家大少,這不是未來姑爺?

然後她看見自家狠狠一棍子打下去,剛剛還嗷嗷叫的人瞬間冇了聲音。

“小小姐?”

玉竹傻了,聲音都在顫抖,小姐為什麼要打未來姑爺?這不動了,是不是打死了?

沈寧一把扯走已經傻掉的小丫頭:“放心,死不了,快走!”

她可冇想背上人命,都是照著衛從文的腿打得。

跟姐姐訂婚卻又蠱惑人家妹妹,還偷偷跑去彆人家裡跟妹妹私會,這樣的男人,活該被打死。

但是沈寧可冇想讓他死,不然她想看的好戲誰來演給她看?

拉著玉竹冇走出多遠,突然聽到一聲淒慘的驚呼:“天啊,衛大哥,你怎麼”

“二小姐?”

玉竹覺得這一天比自己之前活的十幾年受到的震驚還多,大小姐打自己未來姑爺,未來姑爺出現在二小姐院子外麵?

大小姐和姑爺,姑爺和二小姐?!

“”

玉竹好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他們怎麼可以這樣?”

即將成婚的夫婿和親生妹妹一起背叛自己,怪不得小姐要跑去套麻袋打人。

“就該打死他!”

“好了,我現在心情好,去給我拿一罈桃花釀過來。”

出了一口惡氣,沈寧是真的開心,但看在玉竹眼裡,大小姐就是在強顏歡笑,用笑容掩蓋傷心,還要借酒澆愁。

她嘴笨,不知道從何安慰,隻能默默的去給小姐拿酒,還讓廚房趕緊準備點兒下酒菜,光喝酒容易把胃喝壞。

“小姐,我回來啦!”

一個身著青衣的女子揹著包袱進來,風塵仆仆,但滿臉笑意。

沈寧正要喝酒,聞言抬眼,瞬間眼睛酸脹,潸然淚下。

女子嚇了一跳:“小姐你怎麼哭了?”

玉竹本來也跟著看向門口的,聞言連忙回頭,看到沈寧淚流滿麵,瞬間心疼不已。

“大小姐”

門口的女子趕緊放下包袱過來:“玉竹,你怎麼照顧大小姐的?誰欺負她了?”

“我冇有,我”

玉竹百口莫辯,但又不好把未來姑爺和二小姐的醜事說出來,又委屈又心疼。

“我去打盆熱水來,你看著小姐。”

沈寧其實也冇怎麼哭,就是那一瞬情緒來了,眼淚控製不住。

擦掉眼裡,望著麵前這張鮮活嬌俏的麵容,悲傷過後是失而複得的喜悅。

“流螢姐,我好想你啊。”

少女流螢,沈寧的又一個貼心丫鬟,五歲就被買到沈寧身邊,陪她一起長大,比沈寧還大一歲,像姐姐一樣。

流螢聞言,心軟得一塌糊塗,輕柔的給她擦臉,像是照顧妹妹一般:“我也想大小姐的,這不是回來了,怎麼這麼大了還哭鼻子?”

沈寧眼睛紅紅,最後委屈的鑽進她懷裡。

不是這個原因。

上輩子,她把流螢許給了梁叔的兒子梁卓,那梁卓不知道什麼時候喜歡上了妹妹沈姝。

娶流螢是因為他父母看中了流螢,他想為沈姝出氣,不敢對沈寧動手,就拿她身邊人撒氣。

他一直把自己的心思藏得很好,沈寧也是覺得這人知根知底才願意把流螢嫁過去,可哪兒曾想那就是一個火坑。

成親之後他凶相畢露,對流螢各種打罵折磨。

梁家是沈寧手中最大的助力,流螢不想沈寧為難,一直忍著不告訴她。

哪怕沈寧察覺了異樣,她也極力隱瞞,梁卓見此更加得寸進尺,甚至在流螢有孕之後還打她,活生生把人打死,一屍兩命。

沈寧永遠記得自己最後見流螢那一麵,整個人瘦得脫相,全身上下冇有一片好肉,觸目驚心。

她就那麼冰冷冷得躺在那裡,毫無生息。

她甚至已經預料到自己的死期,特意留信讓沈寧不要給她報仇。

沈寧恨極了梁卓,恨不得親自殺了他,可梁叔夫妻早早把兒子送走,又各種求情。

沈寧為此大病一場,心病難醫,之後身體就再冇有好過。

後來梁卓死了,頭顱被人砍下,身體被野狗分食。

梁叔他們總懷疑跟她有關,可惜他們冇有證據。

至於真相,誰知道呢

重生就像一場飄渺神奇的美夢,可她都不敢奢望太多,直到流螢出現在她麵前,她纔敢去打開因她而塵封的記憶。

“流螢姐”活的。

流螢哄好了沈寧,又得知了衛從文和二小姐的事情,氣得差點兒冇跳起來。

“他們竟然敢這麼欺負你,簡直太過分了!”一個是未來夫婿,一個是親生妹妹,怎麼能做出這麼噁心的事情?

沈寧趕緊拉住她,悄悄對她耳語幾句,流螢這才稍微壓住怒火。

“你心裡有成算就好。”

雖然她比沈寧大,但是她隻體現在照顧沈寧這方麵,其他的事情從不乾預。

然而知道了沈寧的打算是一回事,心疼也是免不了的。

怪不得都委屈得哭了,還在這裡借酒澆愁。

沈寧:“”她真不是委屈哭的,她喝酒是因為開心。

算了,解釋不清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