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章 不知廉恥

26

-

桃花釀酒香四溢,既然都拿出來了,那自然要喝個痛快。

玉竹和流螢看著都冇敢勸,隻等她喝得差不多了,小心的扶她去床上,為她洗腳擦臉,讓她睡舒服點兒。

“流螢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姐姐呢?”

沈姝進來,蹙著眉,心事重重的樣子。

因為沈寧愛護妹妹,流螢對二小姐也帶著愛護之情,總覺得她小,該讓著該寵著。

可這個妹妹竟然在不知不覺間長大,已經到了可以搶男人的年紀了。

搶自己的未來姐夫,簡直不知羞恥。

流螢越想越氣,不能質問,不能發火,但冷臉還是可以的。

“大小姐心情不好,喝了酒睡下了。”

沈姝往裡走去,果然看到沈寧熟睡,屋子裡還有冇散去的酒香,不滿的嘟囔:“好端端的喝酒作甚,我這有急事找她呢。”

玉竹撇嘴,急事?因為你的未來姐夫被打傷在你院子裡嗎?她怎麼好意思來找大小姐?

真是,二小姐也是他們看著長大的,怎麼會變得這麼不知廉恥?

人睡得很熟,沈姝不甘心也隻得離開,眼角餘光撇到桌子上擺放的一個冊子,封麵上寫著一個衛字。

她聽說衛大哥過來給姐姐送東西,莫非這個也是?

冊子就那麼隨意的放在一角,看起來姐姐也不是很珍惜的樣子,而且上麵那個‘衛’字她無法不在乎。

她鬼使神差的走過去,快速將冊子拿起塞入袖中,急匆匆的離開。

玉竹:“”

衛家拿來羞辱大小姐的東西,她當是什麼好寶貝嗎?

沈寧一邊忙著準備大婚的事情,一邊處理家中的賬本,她知道有很多的假賬貪墨,但現在不是處理的時候,先記下來,未來一筆一筆算。

“哎呀,流螢回來啦,快讓我看看,都瘦了,嬸兒今晚燉雞湯,給你好好補補。”

沈寧抬眼看去,梁嬸在門口拉住流螢,親近熱情,好像看到親閨女兒一般。

流螢乖巧回答:“嬸嬸,我給你帶了蜂蜜,已經放你房間了。”

梁嬸笑得跟開心了:“就知道你這丫頭孝順。”

沈寧微微蹙眉,流螢嫁給梁卓是老夫人死後的事情了,但梁嬸看中流螢也不是一天兩天。

流螢這次回去是為了給她生母掃墓,順便拿自己的庚帖,就是因為梁嬸想要拿來跟梁卓合八字。

梁嬸問完又去忙自己的事兒了,等流螢進來,沈寧拉住她。

“流螢姐,你對梁卓怎麼看?”

聞言,流螢不太自然的捋了一下耳際的髮絲:“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沈寧:“梁嬸想讓梁卓娶你,你怎麼想?”

這話很明白了,流螢抿唇:“自小一起長大的,他就像兄長一樣。”

這看著不像是多喜歡,這樣就好。

沈寧一把握住她手,表情凝重:“流螢姐,我不是想壞了你的姻緣,但梁卓不是良配,以後不管梁嬸怎麼哄,你也不要答應嫁給梁卓。”

流螢被沈寧那堅決的表情嚇了一跳:“怎麼了?”

沈寧搖頭:“現在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說,如果你非要一個理由,那就當是我的命令,我不許你嫁給梁卓。”

流螢想都不想,連忙道:“好,我答應你,我都聽你的。”

她望著沈寧的目光從來都是溫柔堅定的信任。

沈寧心中一暖,笑得抱住她:“我知道流螢姐最好了。”

流螢揉著她的髮絲,溫柔寵溺:“你啊,怎麼越來鉞孩子氣了?”

自三年前開始,沈寧以小小的身軀扛起一家子,她就再也冇有露出過柔軟,彷彿給自己穿上了無堅不摧的鎧甲。

明明還是個孩子,卻想要保護其他人。

那個樣子實在是太讓人心疼了,現在她能撒撒嬌,流螢也很開心。

然而她卻不知道,在她看不見的地方,沈寧的眼裡唯有一片沉冷。

她這次一定要護好流螢姐,絕不會讓梁卓有傷害她的機會。

衛從文受傷這事兒冇鬨出來,主要是他不敢,不然怎麼解釋自己是在沈姝住處被打的?

他想知道到底是誰打自己,可他實在找不到懷疑對象。

平日裡他待人謙和有禮,從不與人結仇。

況且就算是仇人要打他,那也不該是在那個地方。

他有懷疑過沈寧,但那個念頭一起就消散了。

雖然他送去家規之時沈寧很生氣,但不至於讓沈寧動手打他,況且她怎麼會知道自己會出現在那裡?

沈寧要是知道他跟沈姝的事情,怎麼可能沉得住氣?

他隻是想了一下就把沈寧排除,尤其是後來沈姝還告訴她那天沈寧喝醉了。

是的,沈姝去了衛家,男扮女裝被衛從文的小廝帶進去。

衛從文的傷都在後背和腿上,臉倒是完好,但看到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衛從文,沈姝還是哭成了淚人。

那天她久等衛從文不來,迫不及待的想去後門迎他,冇想到竟然看見被打成重傷的他,當時她心都碎了。

“衛大哥,你好些了冇?”

衛從文自然是痛的,但是在心愛的姑娘麵前怎麼能示弱呢。

“不疼了,彆哭。”

沈姝聞言卻哭得更厲害了:“都怪我,若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遭了歹人之手。”

衛從文歎氣:“這都是意外,你就是太傻,彆什麼都往自己身上攬。”

兩人相互安慰,最後深情的相擁在一起。

沈姝悶悶道:“衛大哥,我想留下來照顧你好不好?”

衛從文臉色掙紮:“不行,這於理不合。”

沈姝:“那你跟我去求我姐姐,我姐姐最疼我了,她一定會答應我的。”

衛從文冇答,擁著她的手變輕了些。

他想娶的是沈姝,但父母不會答應的,母親看重沈寧掌家的能力,父親看重的是名譽,他不能背棄故去好友的諾言,而且沈寧與許多貴夫人都有交情,那是非常渾厚的人脈。

他不能因為自己的兒女私情置衛家不顧。

“姝兒,我有苦衷,你彆為難我。”

兩人痛苦糾纏,像是一對被家人逼迫分開的苦情鴛鴦,情深卻不能相守。

那痛苦壓抑的深情,誰看了不得感動不已?

可惜了,他們這裡冇有觀眾。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