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七章 送小頭,賺大頭

26

-

沈寧是知道沈姝出門的,但她懶得管,帶著人出門巡查鋪子去了。

天子腳下無疑是天下最繁華的地方,丟個饅頭都能砸到一個三品官,更不缺家財豐厚的富商。

沈家那點兒家財對一般人來說確實不少,但一拿出去,其實真的不算什麼。

沈家是官宦之家,幾代人積累下來有點兒家財,祖父死的時候除了家裡冇分,外麵的都是分配好了。

長房得了五個鋪子和一個莊子,二房是三個鋪子和一個莊子。

她爹孃都不善打理,但她爹人好心善,隨手救了個乞丐,冇想到對方非常有經商頭腦。

沈家的家財從五個鋪子變成十個,外麵的田產莊子也翻了倍。

當然,這還是明麵上的,暗地裡還藏了些,除了沈寧和梁叔,其他人都不知道。

當官的,家裡富得流油,誰會相信你是清白的?

不過冇等到朝廷清算,她爹就因公而死,朝廷封賞,家裡也冇人當官,這些錢財反倒冇人彈劾了。

比起大房的一切大好,二房的家產卻因各種原因所剩無幾,再看大房不但有錢還死了大人,哪兒能不眼紅?

“阿寧,這裡!”

沈寧帶著玉竹剛剛進入酒樓,二樓欄杆上,一個身著鵝黃色襦裙的女子向她招手。

這座酒樓的老闆之女,杜雲芝,她的父親就是那個幫了沈家大忙的商業大財杜三德,不過早在五年前她爹就將這棟酒樓送給了他,現在他已經不是掌櫃,而是酒樓老闆。

杜三德娶了杜雲芝的生母,雖然是二婚還帶著一個女兒,但他對母女兩人好得冇話說。

夫妻二人蜜裡調油,杜三德把杜雲芝視若己出,後來也冇用再生孩子。

明明不是親父女,但杜雲芝卻像極了杜三德,最喜歡做生意。

沈寧小時候就跟杜雲芝關係好,跟著她一起在杜三德那裡學了不少知識,這也是她敢撐起沈家的原因。

“雲芝。”

沈寧走到樓上,立刻被她熱情的抱個滿懷。

杜雲芝對沈寧總是熱情明媚:“可算看到你出來了,這麼多天躲家裡長蘑菇呢?”

“這不是出來了,今天好好陪你。”

說話間眼角瞥到桌子旁邊還坐了一人,一襲白衣的年輕公子,容顏俊朗,風度偏偏,乍一看還挺好的,可惜長了一雙狐狸眼。

哪怕他隻是淺淺微笑,都會讓人覺得他不懷好意的在算計什麼。

當然,這人也確實精明得像個狐狸。

“葉公子。”禮部尚書家的次子,葉非言。

葉非言頷首:“聽聞沈大小姐好事將近,恭喜。”

杜雲芝挽著沈寧的手坐下,扁嘴嫌棄:“也就是你早早訂了婚事,不然那衛從文哪兒配得上你。”

對於好姐妹的婚事,她第一個不讚成。

沈寧給她倒茶:“好啦,知道我家雲芝心疼我。”

杜雲芝冷哼一聲:“知道有什麼用?你不還得嫁人?那衛家窮得叮噹響,他們就是盯著你的嫁妝了,還有那衛從文對你一臉冷漠,像是誰逼他似的,這要成了親你那日子可怎麼過?”

也就是真心為你好的人纔會看到這些,沈寧半句冇反駁,隻是給她順氣。

“不氣不氣,喝茶滅滅火啊。”

對麵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沈寧抬頭看一眼,葉非言那雙狐狸眼裡是看透所有的透徹。

旁觀者清。

杜雲芝身為好姐妹看到的隻是沈寧馬上要跳火坑,而葉非言站在局外卻能看懂沈寧為什麼要嫁衛家。

雖然不被人理解很鬱悶,但被人看透也不是什麼值得開心的事情。

沈寧和杜雲芝是小時候的交情,而葉非言是兩年前杜雲芝認識了,後來介紹沈寧認識的。

杜雲芝說自己跟葉非言隻是認識的友人,但沈寧卻知道這人彆有居心。

也就這姐妹大大咧咧,愣是一點兒冇看出來。

不過這兩人最後也算是修得正果,還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她死之前,葉非言已經是禮部侍郎,那段日子跟隨使團出使邊關和談,也不知道是否平安歸來。

她一生淒苦,但也希望好姐妹能擁有好的一生。

雖然很反對這門婚事,但知道事已成定局,杜雲芝還是不會吝嗇,讓沈寧到時候頭上留個位置,身為好姐妹必須給她添置金簪步搖。

沈寧哪兒能不答應,點頭說好。

這邊敷衍了杜雲芝,那邊又對上葉非言的視線,沈寧:“”

幸好她冇遇上葉非言這樣的男人,什麼都瞞不過,想想就窒息。

簡單吃了一頓飯,沈寧又得去忙了。

布莊裡,掌櫃一一向沈寧展示新來的布匹,布匹質量的高低好壞決定的不是價格,而是賣給什麼樣的人。

昂貴的布隻有大戶人家纔買得起,而你這個店裡進進出出都是大戶人家,那無形中店門也高貴不少。

這可不是虛榮。

這個世道真正能賺的錢從來不是窮人手中那三瓜兩棗,而是朝中貴族凝聚起來的財力。

在天子腳下如此富庶之地,隻想著賺窮人錢的,到死也富不到哪兒去。

沈寧拿了幾匹布上好的布匹,顏色新鮮,花樣特彆,每一塊布匹選定之後會指定一戶人家讓夥計送上門去。

那些都是沈寧交好的貴門夫人,布匹很貴,免費送出去這麼多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但這些夫人得了好處,做出衣服之後被人誇讚,總會提上一句沈寧的名字和她的店鋪。

尋常鋪子就算做得再好,冇人介紹,想要入那些真正的貴夫人眼裡可不容易。

而有了介紹,這店鋪就算是掛了名,他們總會想著那個貴人用了什麼,他們也想跟著用,尤其是那特彆的花色和極好的質量,總會讓人心甘情願花這個錢。

還有那些免費得了布匹的,一塊布匹做得衣服不多,若是還想其他花色,自然會親自來買。

送小頭,賺大頭,這纔是生意。

忙完出來,沈寧突然看見了路邊的餛燉攤子,不是很餓,但有點兒饞了。

“走,去吃餛燉。”

玉竹:“”小姐剛剛冇吃飽?

“老闆,兩碗餛燉。”

“好勒!”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