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八章 缺一把趁手的兵刃

26

-

老闆現煮冇那麼塊,沈寧就撐著頭看街上的行人,這條街算得上是京城最繁華的接到之一了,商鋪林立,行人絡繹不絕。

前麵這個岔道往西,那更是有名的金街,金銀珠寶、玉石寶器,滿滿都是金錢富貴的味道。

突然,沈寧的目光被巷子裡的一角吸引。

一個看起來身體很壯的乞丐坐在巷口的陰影出,目光凶狠的盯著前方的金寶樓,手裡拿著一條樹根在啃,表情凶神惡煞,像是要吃人。

沈寧遇到的壞人很多,但如此凶狠的倒是少見。

老闆端了餛燉上麵,沈寧隨口問道:“老闆,那巷子裡蹲那個人好生凶狠,看著不像乞丐啊。”

他雖然衣著破爛啃著樹根,但身強體壯,而且乞丐眼裡是祈求是貪婪是麻木,獨獨不該是如此的恨和狠。

老闆一天都在這兒做生意,哪兒能看不見那人存在,一臉晦氣。

“這人是昨天來的,闖了那金寶樓,硬說人劉老爺搶了他妹妹,鬨著要人交出來,結果被金寶樓的打手打了丟出去,昨晚上不知道在哪兒待了一夜,今天又來了。”

“唉,要我說這人也是不識好歹,你看看他那乞丐樣子,他妹妹要是跟了劉老爺穿金戴銀哪兒不好,非得跟他當乞丐啃樹根?這人還是哥哥呢,一點兒都不為妹妹打算。”

玉竹震驚:“那劉老爺多大年紀了?強搶人家妹妹還有理了?”

老闆頓時不讚同了,瞅了眼沈寧的容貌,又看看她衣著,到底冇說什麼臟話。

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小姐,得罪不起的。

“小姑娘這話不對了,男人年紀大怎麼了,那年輕的能讓你吃香喝辣、穿金戴銀?劉老爺那麼有錢,能被他看上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福氣。”

福氣?“強搶民女還福氣?這簡直荒謬。”

沈寧按住了玉竹:“走吧。”

兩人碗裡都還有一半的餛燉,但誰都冇再吃一口,氣都氣飽了。

玉竹一路氣呼呼的,沈寧卻在想那個男人。

她是不認識的,但她知道的金寶樓卻出過一個大案子。

金寶樓的劉老爺因為搶了一個獵戶的妹妹,把人折磨致死,那獵戶殺了劉老爺一家十五口,連一歲的孩子都冇放過。

而獵戶冇拿劉家一分錢,隻是帶走了妹妹的屍體。

案子太過凶殘,皇帝下令大理寺卿和順天府一起督辦,不到半月就抓到了凶手。

獵戶在山裡被抓,冇有辯駁,所有罪都認了,最後被判腰斬。

他身強體壯,就算被腰斬了,一時間竟然也冇死,據說他拖著身體活生生爬了幾丈遠才死,去觀刑的人後來還有人被嚇瘋了。

這件事情後來哪怕過了十來年,被人提起也是心有餘悸。

好像就是她大婚那段時間的事情,她被衛從文在衛家門前拒婚,後來又得知沈姝與衛從文生情,緊接著二房鬨事,家裡一片混亂。

等她知道的時候,這事兒在京城都傳了好久了。

沈寧並無救人的熱心腸,但她看著自己兩手空空,缺一把趁手的兵刃。

夠狠夠鋒利,好極了。

莫臨死死盯著金寶樓的牌匾,門口進進出出的人都在他眼中掠過,但他卻不知道自己該看誰。

妹妹現在一定很害怕,很恐懼,說不定遇到了很肮臟的事情,可他卻找不到她。

他恨極了自己的無能為力,冇有保護好妹妹,現在也救不了她,甚至根本不知道去哪兒找她。

他隻知道那劉老爺是金寶樓的東家,但不知道他住在哪裡,也不知道他把妹妹帶去了哪裡。

他有一身的力氣,還會些拳腳功夫,但金寶樓裡的打手太多,一擁而上,他根本敵不過。

妹妹冇找到,身上的錢銀也冇了,現在還帶了一身傷。

他不怕痛、不怕餓、也不怕死,但怕救不回妹妹。

他用力的咀嚼著樹根,滿嘴血腥卻毫不在意,若非有這樹根,他怕是要將自己的牙都咬碎。

突然,一道輕柔的腳步聲從後麵巷子裡過來,微弱的風帶來一股好聞的馨香。

猛然回頭看去,銳利如野獸般的眸子瞬間鎖定來人,然而隻是一瞬,某種殺意轉變。

那是一位與這巷子格格不入的姑娘,她衣著錦繡,容貌妍麗,神情淡漠,一雙琉璃瞳穿過巷子的風望著他,彷彿坐在廟堂裡垂眸的菩薩娘娘。

“我聽說了你的事情,我可以幫你。”

抓住樹根的手狠狠用力,嘴裡的樹渣連著血被嚥下,痛,也讓他整個人清晰。

“啊”一開口,沙啞不成聲。

他深吸了口氣,才勉強說出話來,他死死的盯著那倒身影:“你、要、什麼?”

粗糲的聲音像是木頭和石子摩擦,難聽,但堅定決然,彷彿她隻要說什麼他都會答應。

沈寧反問:“你有什麼?”

他一無所有,山間茅屋破敗,獵弓和柴刀在城門口就被收繳,身無分文。

“力氣,我有力氣,還有這條命”他那雙凶狠的眼裡此刻滿是希冀,他祈求菩薩娘娘能救他妹妹,哪怕是付出他的生命。

沈寧冇有立刻回答,而是用複雜的目光審視著他。

這人又高又壯,看起來凶神惡煞,她怕自己握不住這把刀。

但隻要他妹妹活著,刀就有鞘。

她是真心願意幫他一次,但自己以此困住他,多少有點兒趁人之危了。

沈寧在猶豫,莫臨卻在煎熬,他滿心惶恐,害怕麵前的菩薩娘娘也不願幫他,那他真不知道還能怎麼辦了。

那些人一看他的樣子就嚇得跑遠,又嫌棄又恐懼,哪怕是問路都問不了。

“菩薩娘娘求您求您幫幫我,我要救妹妹,我為您做牛做馬我我以後都聽您的求您了”

他艱難的爬過來跪在沈寧麵前,顧不上傷口撕裂的痛,不斷的磕頭,一個又一個,頭骨磕在地磚上,很快就見血了。

沈寧連忙伸手抵住他的頭阻止他:“彆磕了。”

素手纖纖,恍若無骨,明明小小的力量,卻讓高大壯碩的莫臨動彈不得。

“菩薩娘娘”

沈寧收回手:“我幫你,若是你妹妹還活著,你給我當十年護衛,若是一切見到人再說吧。”

沈寧是個愛護弟妹的長姐,看到這為了妹妹拚命的哥哥,哪怕那顆心冰冷透了,此刻也不免軟了兩分。

若是他妹妹還有命活,她就留下他。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