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九章 點到為止

26

-

沈寧的馬車就在這條巷子後麵,把人帶走,慢悠悠去了一處空置的宅子。

玉竹買來了傷藥,還有一套粗布衣服以及幾個肉包子。

莫臨滿心急切想要救妹妹,看都不看這些一眼,滿眼哀求的看著沈寧。

沈寧歎息一聲:“我已經派人去打聽了,一會兒就該有訊息,你先把自己打理一下,這般模樣我如何帶你去找人?”

莫臨這才緩緩轉頭,那三樣看似普通,但對他來說卻求之不得。

玉竹打了一盆冷水,他一瘸一拐的進屋,拒絕了玉竹幫忙,自己處理,洗了臉,上了藥,換了衣服。

忍了又忍,最終還是狼吞虎嚥的把肉包子吃了,他得有力氣才能救妹妹。

沈寧花了銀子,很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訊息。

劉老爺住銅西巷六道,跑腿的小二很是機靈,找了劉家一個小廝,給了幾個銅板就打聽到那劉老爺確實帶了個姑娘回去,據說那姑娘咬傷了劉老爺,被打了用繩子綁起來餓著呢。

莫臨打獵為生,聽覺靈敏,明明離了一段距離他也聽清楚了,當場就準備往外衝。

沈寧瞬間沉了臉:“你給我站住!”

一句話,生生把莫臨釘在原地,但他冇有回頭,顯然還是想出去。

“你知道銅西巷在哪裡嗎?你能打得過劉家所有家丁?強闖民宅,官府第一個不放過你,你還怎麼救人?”

莫臨死死握拳,全身肌肉緊繃,手臂青筋暴起,可見他有多痛苦多著急。

沈寧捏了一把袖子,氣,但也理解:“你妹妹那邊會有人救她,但這事兒不是把人救出來就行的。”

天子腳下能矗立多年的商鋪,背後都靠著朝中權貴。

他就算把整條命都給她,也不值得冒著被追殺的危險惹上劉家背後的勢力。

沈寧去見了一個人,藏玉軒的少東家。

金寶樓和藏玉軒都是賣金銀玉器的,正所謂同行是冤家,而且兩家鋪子還是挨著的,那摩擦定然不少。

爭搶生意的次數多了,那已經不是冤家了,而是仇家。

兩傢夥計冇少打架,東家更是仇深似海。

而藏玉軒的少東家黎少白也是葉非言的朋友。

沈寧找過去的時候葉非言也在,兩人正在下棋。

黎少白也是容貌出眾的青年,比葉非言大些,氣質沉穩,芝蘭玉樹。

黎家是書香門第,他這個人就跟藏玉軒這個店名一般,哪怕身居商人之地,卻雅緻不俗。

聽說了沈寧找來的原因,葉非言側目:“沈大小姐真是古道熱腸。”

金寶樓劉家後麵可是有後台的,要是因為同情心就得罪劉家,那屬實愚蠢。

沈家可不像黎家一般朝中有人能讓劉家忌憚三分。

沈寧不理他的諷刺,隻道:“既然葉公子也在,那沈寧鬥膽請葉公子也助一臂之力,我知道一些關於金寶樓的秘密,換二位助我救下那姑娘。”

這下黎少白來了興趣:“願聞其詳。”

既然起了幫人的心思,沈寧自然要考慮周全。

她救了人,必然會得罪劉家,就算自己做得再隱蔽,可到是那麼大兩個人,哪兒有永遠瞞得住的?

與其等劉家找她麻煩,不她把事情做到絕,徹底解決劉家,那就冇有後患了。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那劉老爺確實是個該死的人渣。

她想救的是那對兄妹,可不是想幫劉家人改命。

禽獸不如的畜生總該有人出手製裁。

她重生歸來,掌握的東西對付一個劉家還是綽綽有餘。

前世劉家滅門之後,金寶樓被人瓜分,還有劉家其他產業也被各方吞噬。

沈寧雖然冇參與,但卻知道了不少現在還冇公佈出來的秘密,足以讓劉家以至於他身後的勢力一起倒下。

她唯一需要的就是有能力實施的人。

一個黎少白差了點兒,多個葉非言,剛好。

葉非言:“”合著他今天還當了回冤種?

劉家背後靠著永寧侯府單家,侯府的女兒又嫁給了戶部侍郎張漢林,劉家雖是商戶,卻等同兩家的錢袋子。

當然,他們的關係藏得極深,不少人都知道劉家有後台,可卻又不清楚到底是誰。

沈寧知道也是後來劉家出事了,侯府和張家因為瓜分劉家財富之時才被人查出來。

她不可能直接告訴黎少白,但是她知道說些什麼能讓黎少白他們查到真相。

“劉老爺有一個孀居的女兒,丈夫死後就去了京郊南山腳下的莊子裡。”

“劉家的莊子跟我家的相隔不遠,一年前那個莊子打殺了三名下人,原因是他們偷了主家的錢財,雖然事情壓得很快,但這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

“那三人確實是偷了錢,但不是屋裡的錢,而是門口的地磚,他們無意中打碎了地磚,看到了藏在裡麵的金磚,這才起了偷磚之心,可惜太過貪婪,偷多了被髮現,這才被活生生打死滅了口。”

“時至今日,那地磚裡是否還有金磚我不敢保證,但那舊時的金磚我倒是留了一塊。”

“還有那位李夫人她膝下有一個兒子,二位要是看見了那個孩子,也就明白我要說什麼了。”

沈寧這話說了半天,實際上一個真相也冇說到,不過聰明人說話,點到為止。

黎少白和葉非言冇追問,也絲毫冇有質疑沈寧這些話的真實性。

沈寧犯不著為了一個獵戶壞了跟他們之間的交情,而且這事兒說不定他們還得承她一個情。

有這兩人幫手,不到一個時辰,那姑娘就從劉家被救出來了。

莫臨堅持要去,沈寧也冇攔著。

人帶回來,發燒昏迷,看著很慘,身上都是被鞭笞的痕跡,衣服被打破,滿身血跡,一邊臉也被打腫了,掌印是紫紅色的,可見下手之狠。

完好的半張臉能看清她的容貌,小巧但英氣。

因為性格剛烈,據說打傷了那劉老爺,這才被打成這樣,綁起來不給吃喝,想讓她求饒認錯。

她倔強反抗,抵死不從,這纔等到了救援。

當然,上輩子她就冇那麼好命了。

莫臨滿臉驚慌的抱著妹妹進來,雙膝直挺挺一跪,沈寧隻掃一眼就明白了:“玉竹,讓大夫進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