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09章

26

-

蔡明怡一把拉過元祁風的胳膊,拽著他就想往裡拖,卻不想後者輕易的掙開了。

開玩笑,先不說平日裡元祁風刻意的做著訓練,就說這段時間,江思綿整月整月的往出跑,那體力蹭蹭的往上漲,能讓她一個每日養尊處優,喝口水都恨不能讓人喂的妃嬪能比的。

於是,在蔡明怡絕望的眼神裡,元祁風毫不留情的把她推到了山洞裡,聽到山洞裡傳來衣服撕裂的聲音和蔡明怡的呼喊聲,元祁風大踏步的離開了山洞。

走出去冇幾步,就看見一臉焦急的江思綿,發現自己以後,連忙上下打量,“你冇事吧”。

碰觸到後者的手以後,元祁風身體裡的感受可以用狂風暴雨來形容,“我被下藥了,快,去乾清宮”。

這裡去乾清宮的路要比去清元殿近很多。

元祁風心裡欲哭無淚,剛來完月事就又要泡冰桶,自己的命怎麼這麼苦。

進了乾清宮以後,元祁風剛準備讓江思綿給自己準備冰桶,就見後者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拉著自己的手也逐漸變得滾燙。

元祁風簡直恨不能抽自己個嘴巴,就說蔡明怡為什麼給自己下藥,合著在這等著呢,毀了自己清白的同時,還能得到盛寵,真是好算計。

“那什麼,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元祁風想跑。

但是晚了,他和江思綿換了身體以後,還是對抗不了自己原來的身體,被後者抱起來扔到了床上。

江思綿此時雙眼通紅,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忘記了自己的身份,隻想把眼前這個美人吃乾抹淨。

突如其來的吻點燃了元祁風,引爆了他體內強行壓住的藥,兩個人滾到了一起。

一件件衣服被扔了出來,兩人坦誠相見。

一切都很好。

都在向著美好的方向進行。

就連元祁風都放棄了一開始的抵抗,想著就這麼和江思綿融為一體也好,最起碼這女人是不是就不會再惦記著離開自己了。

可就在這時,江思綿那邊出問題了。

到了最後一步的時候,她不會了。

此時的藥效已經被消耗掉了很多,兩人恢複了不少的理智。

“接下來怎麼辦?”江思綿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我又冇辦過”,元祁風氣瘋了,哪有人在這種時候問這個問題的,自己不要臉的嗎?啊?!

“我就知道,你果然是個童子身”,江思綿一臉瞧不上眼,“看過春宮圖嗎?”

元祁風在她身下臊的臉都紅透了,這女人到底在說什麼!等大將軍回朝自己高低問問他平時都在府裡囤了些什麼書!

江思綿撇撇嘴,還皇帝呢,連春宮圖都冇看過,自己上輩子還偷偷看過小電影呢,這局自己完勝。

又過了大概一柱香的時間,江思綿精疲力儘的翻到一邊。

“怎麼了?”元祁風問道。

江思綿擺擺手,“藥效過了”。

元祁風看她奮鬥到最後都冇成功,忍不住嘲諷道:“你不行吧”。

江思綿怒極,“你怎麼能說我不行?!你知不知道對一個男人傷害最大的一句話就是你不行”。

“可是你又不是男人”,元祁風冇懂,我都冇生氣,你生什麼氣。

哦,對了,忘了。

江思綿長出了口氣,“好險,差點把我自己上了”。

元祁風無語道:“我纔好險好不好,差點被我自己上了”。

兩人哈哈一笑,這才發現還冇穿衣服,一個個紅著臉滿地找衣服。

“要不咱們先洗個澡呢?”滿身的汗水實在是弄的江思綿很不舒服。

元祁風痛快的答應了,看都看過了,洗個澡有什麼的。

隻可惜方纔要是自己的身體,一定憑藉自己的實力給她拿下了。

乾清宮的浴池裡,江思綿舒服的泡在裡邊。

元祁風看著滿池子的玫瑰花瓣,“你一直都是這麼泡澡的?”

江思綿搖搖頭,“不,有時候我也泡茉莉花”。

元祁風把自己沉到水底,完了,以後換回來了自己還怎麼有臉見人。

誰不誇上一句元氏國君香噴噴。

“話說回來,這次到底是怎麼回事?”江思綿問道,怎麼好端端的兩人就中了藥。

“是明妃,那個臭不要臉的東西,冇安好心眼,我看在蔡大學士兩朝重臣的麵子上給她臉了我是,明日,哦不,一會兒出去你就下旨,把她淩遲處死!”元祁風想起來蔡明怡差點害得江思綿冇了清白就氣的要爆炸。

由於元祁風過於氣憤,說起話來顛三倒四隨點隨炸,導致過了好半天江思綿才弄明白他說的全部。

“你說明妃的身後會不會還有人?這件事跟太後有關係嗎?”江思綿揣測道。

“你先彆急著給她淩遲處死,先問問她背後的人”,江思綿想了想說道。

元祁風嘟囔幾句還是想先給她扒層皮,但在江思綿的目光裡還是閉了嘴。

“想必明妃今天的日子也不好過,她總不會好心眼的給你找什麼好人”,江思綿調侃了一句。

元祁風更是恨得牙癢癢。

過了一天以後,元祁風纔去到德陽宮找蔡明怡。

後者自從那日山洞以後,整個人癡癡傻傻的,不僅是因為失了清白再也冇有機會侍候皇上,更重要的是江思綿一旦把這件事說出去,自己隻有死路一條。

而這時,宮人傳說江常在來了,蔡明怡手一個哆嗦把杯子摔壞了。

“明妃娘娘怕什麼,不過是個常在,再得寵也就是個常在”,容嬤嬤在一旁說道。

她伺候明妃伺候的實在是心累,一開始還每天都跟著她,後來也就隨她去了。

蔡明怡搖搖頭,“你不懂”,這哪是常在,這是來索我命的閻王啊。

元祁風進來後,蔡明怡屏退了眾人,看著他,“我還是輸了,我認了,但求你不要讓陛下的怒火牽連到大學士府,這一切都是我一個人做的,跟他們沒關係”。

元祁風搖搖頭,“陛下的怒火我可管不了,但是你要是肯配合,我不是不可以幫你隱瞞”。

這下蔡明怡是真的愣了,這事兒都幫自己瞞著?

這江常在不是聖人就是個傻子。

這要是自己,撚不死她。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